首页 排行 完本 女生小说 作家福利 作家专区 用户中心 充值 移动端
酷友文学 > 武侠仙侠 > 三生三世咫尺相思 > 第23章:七星龙渊

三生三世咫尺相思 第23章:七星龙渊

作者:Amber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7682字 更新时间:2020-07-29 22:59:15

紫薰来不及听后面的谈话,便飞速离开了。赶路间,她脑中不断想着,似乎曾在皓轩房中一本人间书籍上瞧到过,十六年前,人界举办武林大会,广邀六界各位豪杰参会,乃人界盛举。而在这第一次武林大会上,这六人一战成名,齐名天下,成为当时一代英豪,被天下封为【六大高手】。而其中的“白水公子”骆宇天更是与当时一同参赛的尚未成为魔后的燕南秋传出了一段风流韵事出来。但近些年来,这六人却是销声匿迹,只留下十六年后剑山一约便再无消息。

而自从烟城诗雨和百里珀遇难一事后,百里刃也被魔界用计屠杀,而后十六年间,出身五行宫的骆宇天又遭同门师徒祭氏姐妹和当今五行宫宫主白水娘娘所杀,目今也只剩四个人了!

正想着,剑山已到。这剑山乃是江南名山,处于【云梦】与【灵溪】中间,风景旖旎秀美不说,百年来人们建庙筑屋,更是吸引来众多游客。但今日却不知怎么,竟荒无人迹,连山间几家农舍也是人去楼空。紫薰心内不由奇怪,但还是行着。心中一直想着这些事的紫薰,全然未曾注意到,自己已然在雪魄珠的帮助下,悄悄突破了四层封印,进入了剑山。

方至山腰处,便已闻得几声巨响,似是山石碎裂、树木倒塌之声,不由得一惊。紫薰离得山顶尚有些距离,却仍有这么大的声响,此人功力之深亦可想而知了!

紫薰越发耐不住好奇,轻身而起,踏云踩石而上。眼见山巅即至,却倏地横飞过一颗巨木,一把袭向自己,将自己压在下面。紫薰顾不得疼,趴在树下借着层层密叶掩映方看清了一切!

只见不大的一块空地上,四周林立山石树木尽数被毁,横七竖八地歪倒在地,中间被震出一个大坑,四个影子在其中来回穿梭,飞速运功,道道光芒层出不穷,声声作响。竟瞧不出这四人是何模样。

空中亦不时有石块掠过,惊起阵阵声响。这几人使的都不过是寻常功夫,但武功造诣已达炉火纯青,竟也发挥得淋漓尽致、招招致命!

正想着,忽见两人脱离大坑,飞了过来,其中一人手掌一发,直勒另一人颈脉。那人忽的转身,连转几个回旋,恰落到紫薰隐藏的这棵树前,紫薰这才看清,竟是一女子,通身一件青玄色长袍,俨然一副冷艳打扮,前额头发高高梳起一高髻,余者任其飘扬。看上去年纪也不大,一双丹凤眼微翘,眼角皆描着玫红色眼影,直入两鬓,当真妖艳无比,想来便是那六大高手中唯一的女子“黑风怪”轻筱风了吧!

她略微喘气,掩嘴妖笑道:“慢着,且容我歇会子了来!”另一人果然住手,却是一把粗犷的男声笑道:“果然还是风妹娇贵些啊,才这么一会子就累了!”

轻筱风笑道:“罢罢罢!绮杰兄啊,咱们这一妖一怪啊,终是推你这妖略胜一筹了!”

这才惊觉这身穿棕色大氅,中厚身材,略微显老的原来就是以五行之术闻名天下的“忧天妖”绮杰忧天!

他本姓绮名杰,有了名气后就宣扬自己复姓绮杰,彰显自己不凡的出身,又取了个小字忧天,如是江湖上人便这么称呼开了。

他笑道:“别说这些啊,还不快起来比试!我可不是你的溪澈影,横竖由着你!”轻筱风闻言登时变脸,双手逐渐泛白,莹莹玉骨隐隐可见。猛地双手一挥已被两股黑色旋风挟着满地飞沙走石突袭而去。

绮杰忧天不觉间被层层黑风包裹,身上被割开数道口子。他起身挣扎,那黑风却越旋越快,渐次将空气旋逝。绮杰忧天眼见不妙,不顾疼痛,双手化出一把烈火,借着稀薄的空气灼烧部分黑风,待空气尽失火焰尽散后又击出一道水枪,霎时水汽横飞,白烟缭绕。密集旋转的黑风立即有了个小口子,绮杰忧天趁此而出,歇息不已!

轻筱风忙扶起他来,笑道:“没事吧?”

他亦笑道:“你这丫头,竟下这么重的手!比起二十年前倒是长进了不少!”

另外一旁打斗的两人闻讯赶来。却见烟城尺生得头宽而阔,面目和善,俨然一副正道内家之派,颇有大哥之态!而另一俊朗男子溪澈影却是人如其名,似一泓清溪干净无尘,书生意气,俊朗不凡。

溪澈影笑道:“风妹这些年在这黑风上所下功夫不少,忧天兄又怎能小觑呢”烟城尺亦笑道:“当年风妹黑风、刀掌双管齐下,出手招招狠毒,老夫都吃了好几次亏,这些年又不知至怎样的境界啊!”

紫薰心中不禁诧异,这几人动起手来便可狠辣无情,而如今谈笑时却又犹如兄弟姐妹,倒不知到底是好是坏了!本以为这【六大高手】彼此应该明争暗斗来着,不想却是义薄云天。

这样想着,轻筱风已含笑谢过众位,只对溪澈影的示好如若未闻。紫薰猛地忆起,似乎曾看到书上记载过,仿佛是二十年前,这轻筱风正值年少,曾芳心暗许,当众向溪澈影示过情。而当时溪澈影一心潜道,不曾理会过轻筱风,只把她当做妹妹,故当众回绝了她,让她颜面尽扫。而这情愫渐成恨意,使她越发努力专研武学,这才一举夺下了六大高手之一的席位。想来,这溪澈影现在对轻筱风应该有些意思了,而对方却仍在怨他,便这样僵持下来了!

绮杰忧天叹道:“本来咱们六个人,当年各自在这剑山上杀出了一片天,也杀出了一段情。想当年咱们义结金兰,何等豪气,本来都一起约好十六年后再一次来比试分个高低的,却不曾想百里兄和骆弟倒先走了!”

气氛瞬时凝滞起来,烟城尺亦忧道:“这骆宇天虽在行人处事上有些作风问题,可他那一手出神入化的五行功夫也当真是不错,甚至更甚于忧天你!”

绮杰忧天道:“罢了,这人不提也罢,当年作恶多端才惹得各个宗门联手逼上五行宫。只可怜了百里兄,年纪轻轻的就去了,好不容易养上一个出众的儿子来,又被那魔族妖女给毁了!唉!”

烟城尺苦笑道:“唉,我这女婿,模样人品武功样样都没的说,待我那女儿又好。好不容易炼制出什么丸药来,偏又在反噬期间遭魔族荼毒。难为我这女儿年纪轻轻就守了寡,还日夜想着他,守着那百里谷!”又恨道:“但这魔后也着实过分,杀了人不说,连我那初生的外孙也不放过,这些年我冷眼寻着,竟不知她给弄哪去了!饶是我上幽冥宫讨说法这么多次,也问不出个结果来。”

众人都叹惋起来,溪澈影道:“这些年我也四处找寻过,可时隔多年,魔族知情之人又少,当真是什么也打探不出!”

听得众人续起往事,紫薰只暗暗听着,却不知这久未开口一直盯着这树的绮杰忧天微微笑了一笑。

他缓缓笑道:“如今这人不齐全,咱们争个你强我弱也没个意思!我倒是想看看,在我们宣布封山之后还敢独自上山观战的人有何本事呢。”

绮杰忧天说着便打了个扳指儿,指尖迅速窜出一丛火焰,轻轻一挥,那火苗便窜了出来,猛烈燃烧了紫薰栖身的树木,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

眼瞧浓烟渐次升起,紫薰已顾不得什么,忙挣扎着狼狈逃出,化出一团水汽将火焰熄灭!这四人一见紫薰皆是面面相觑,他们不知紫薰不晓得他们已经封山,定是只当她是故意来挑事的。

想到此,紫薰身上已不禁涔涔出汗,忙屈膝向四人一一行礼。他们也只是看着她,绮杰忧天蔑笑道:“这模样倒是不错,我只不知你这女娃能有多大能耐,竟敢跑到这儿来!”

紫薰情知不好,便又福了一福:“望前辈恕罪,晚辈并不知晓众位已经封山,只是闻得几位前辈风采,特想来拜见拜见,实是无心之失。众位既不喜欢,晚辈告辞就是!”烟城尺拦道:“呵,既说了要来拜见,又何必急着走呢?”

紫薰忙鞠躬:“今天实在是我唐突了,不知前辈怎样才肯让晚辈走?”

他笑道:“你既口口声声地一口一个前辈的叫唤,且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们也不为难你!”烟城尺想了想:“这样,你若能在我们几人手上一人接上一招便放你走,如何?”

紫薰急道:“众位前辈武艺高强,晚辈这点微末功夫怎敢在前辈们面前班门弄斧,不如......”

绮杰忧天抢道:“既有胆量来,难道还没有胆量答应吗?”

说着还不等紫薰回话,已飞身过来,迅速在紫薰四周飞快运转起来。只闻耳畔风声飒飒,紫薰根本瞧不清他的动作,只有一团黑影在来回影动!只一霎,他便已停下来,默默笑着。紫薰这才看清,这绮杰忧天在刚才那一瞬间,就已经以紫薰为中心在周围结了个五角图形的土阵,每一角上分别置着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相互串联相互连结构成五行阵法,此乃绮杰忧天最拿手的绝活之一!

而离紫薰较近的轻筱风也同样被划在了这阵法之中,不禁怒道:“吃离了眼的,怎把我也困进来了!”

绮杰忧天无奈地笑道:“谁叫你和她站那么近的,这样不也方便你试试手吗?哈哈哈。”

轻筱风啐了他一口,无奈地转头对我道:“你可小心了,他专攻这五行之术,对这五行阵发更是熟练得紧。分别用五行之物镇守五方,将人封印,每动一步便会牵动阵法,使其变换招式,更改阵脚,根本无路可寻!”说着又叹了口气:“当年我也是被困在这里面好久,连烟城大哥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找到破绽!”

闻言紫薰微有凝滞,越发不敢动弹一步,双手无意间抚过衣衫,有触手的冰凉,圆润有致,笑道:“我能破他这阵法!”

说着阵法已开始启动,黑色泥土和着火焰开始蹿腾起来,不时夹着着水花击出层层气浪,格外渗人。轻筱风疑惑道:“你能有多大本事别太狂了!”

紫薰也不理论,手指微微输入一点灵力,暗暗掩了掩腰间两颗雪魄珠,提裙便走。只见黑色旋风在紫薰的走动下像听命似的开出一条道路出来,轻易让紫薰走了出去,旋即又恢复过来。而里面的轻筱风却不得不因为紫薰的行动而遭受五行秘法的攻击!

几人皆是惊异不已,绮杰忧天这五行阵的功夫只迄今为止只败在了三个人的手上:一是烟城尺凭他深厚浑正的功力直接摧毁了此阵,二是百里仞的绝对防御之术,使其不惧攻击轻易破开阵法,三则便是溪澈影凭着他那一手偷梁换柱的功夫在其布阵时作了手脚从而逃出。而现下紫薰却在毫发无损、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轻易走了出来,必然是要使人怀疑的!

绮杰忧天奇道:“你这小娃子,定是有什么封印法器,否则怎会轻易破解我的功夫?”

紫薰笑道:“前辈只是让我破阵,并没说不许借助法器啊!总之,前辈这一招,晚辈接下了!”

绮杰忧天被说得哑口无言,只好无奈摆了摆手,收回来阵法。停下躲避攻击的轻筱风喘息之下气得浑身发颤,作势便要打绮杰忧天,又气道:“下一个,我来!”

紫薰稍稍一想,已然有了对策,虽微有怕怯,但还是只得上了。但据适才看来,这个被称作黑风怪的女人定然是擅长风系法术的,且她所放出的黑风威力巨大,须得小心应付才行。

于是紫薰从手镯中默默取了一枚从皓轩宫里拿出的丸药捏在手心。

轻筱风微做休息,双脚在地上一点飞身而出,隔空便是一掌黑色虚影。紫薰情知避不过去,硬是强撑着猛接了。交手间见她双手越发白皙,手掌渐渐化作白玉一般无暇澄澈,似刀玉一般坚韧,还隐隐窜动着金光。

紫薰双手作势抵挡,她却来势凶猛地击向紫薰胸口。一刹间,仿佛有肋骨断裂的声音,紫薰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捂着胸口半伏在地上喘息不已,轻筱风却是微有得意地笑了起来。紫薰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趁此强用力将喷出血液尽数化作冰棱突袭而去。冷不防间,轻筱风已是露出破绽!

 

她反应过来又是强攻强打,丝毫也不肯放松一丝。数招拆解下来,只是节节败退,毫无招架之力。渐渐地,轻筱风也觉着没趣儿了,打得不再那么凶猛。她显然是放了些水的,但这,正是紫薰要抓的契机!她知道,作为一个前辈,轻筱风不会和她动真格的。

见她手中金光渐弱,紫薰猛地抽出手中长剑,在手中迅速旋转。见她将至,紫薰忽地将旋转的长剑抵于胸前,以金玉之势削去轻筱风一些力道。又迅速将流出血液化作血棱,夹在手间。一手抵挡着轻筱风猛烈的攻势,一手用尽全力发出一击。

轻筱风不防之下已被紫薰手中血棱插入肩头,她吃痛之下不由生气。

平日别人只消闻得她的名声便已吓破胆了,谁能这般设计于她呢?轻筱风发怒之下不顾伤痛愈发狠攻起来,紫薰每强接一下双手便似断折一般震得疼痛难忍,渐渐地双手便使不上气力了。轻筱风手指略微一弹,手中长剑竟生生折成两截。断剑上残留的余劲仍震得紫薰手发痛,也不得不后退几步,踉跄喘息。

情急之下,烟城尺眼眸一转,好像思考了很久,飞快地将一柄青色长剑抛给紫薰。

紫薰来不及细赏,只觉盈握手中触手生凉,而剑身染上紫薰的血液后竟也发出奇异的光芒,霎时间青光大盛,光芒万丈!

不及细想,紫薰信手挥舞起来,却是想不出任何招式,只得胡乱挥舞。

谁知风随剑动,百鸟朝凰,狂风之势渐起。而轻筱风竟也有所忌惮似的不敢上前近身攻击。紫薰愈发自信,剑势更加猛烈。无数飞禽绕着紫薰翩飞旋转,百鸟啁啾不绝于耳。

周遭空气迅速稀薄起来,渐成漩涡之状。紫薰一把挥出手中青剑,随后旋风和着无数飞叶落石一起攻了过去!

巨大的龙卷风猛地将轻筱风卷起,情急之下她作势发出黑风,阵阵阴冷寒风油然而生。趁其还未起势,紫薰猛地弹出手中丸药——自皓轩房中所带走的,定风丸!

渐起的黑风已经开始有切割空间之效,一碰上那枚定风丸却全然随着紫薰挥出的旋风而混为一体渐行渐散,逐渐化为乌有!

溪澈影忙得飞空接下轻筱风,也不顾其的挣扎,忙探视了一番。

自然,凭借轻筱风强大的内力,这一点点小伤自然算不了什么。轻筱风绯红着脸跳了下来,扭过了脸不再理会溪澈影。

烟城尺笑道:“好了,不用再比试了。这次,你用的是定风丸吧!”

紫薰筋疲力尽,却仍然强撑着屈膝跪下:“望前辈恕罪,晚辈只是一时情急才出此下策,才……”

烟城尺望了望轻筱风,她会意地笑道:“好,好个女娃!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伤我,实是佩服。我也服了!”

紫薰含笑谢了,将那柄泛着幽冷青光的长剑双手奉上还给了惊愕不止的烟城尺。

溪澈影离了轻筱风,又是冷道:“我还想与你比上一比!你现下有伤,我也不占你便宜。如今你捉住我双手,若我仍能从你身上取下一物便算我胜,如何?”这溪澈影外号神偷手,最擅速度之事,如此竟还说未占自己便宜?索幸,他不知道自己会什么,不会什么!紫薰这样想到。

紫薰依言捉住他的手,刚一碰上,只觉耳畔凉风飒飒。溪澈影整个人似春水般略微褶皱了一下,旋即就复了原,被自己捏住的手间竟莹莹立着两枚雪魄珠!他饶有兴趣的看着珠子,笑道:“这可是个宝贝,想来适才你破那五行阵时也是凭此吧!”紫薰一把抢回珠子,不再理会,重又系在腰间。虽说心里有了点子底,然而亲自见识了他这功夫后未免还是有些诧异的!

紫薰佯作无奈的垂手:“好吧,算你胜了!”

溪澈影微有得意,转身冲毫不理会的轻筱风一笑。紫薰抓住机会,趁此一把抓住他的肩头,施展起九玄玉芙手。他反应过来,迅速转身抓紫薰的手。可哪里还来得及?紫薰一把抛出一条紫色长带,扑面而去。溪澈影大惊之下倒身避去,紫薰趁此点上其腰穴,一路点上胸口。溪澈影不免挣扎,紫薰自有打算,避开他攻来的手,抛出一把火粉,轻轻一吹,火焰立刻扑腾而去。趁其躲避之间紫薰又一连点下几处大穴,溪澈影登时不动,双目狠盯着紫薰!

紫薰喘息着停下来,慢慢取下他身上佩戴着的玉佩,笑道:“这次,我胜了!”

说着解开他的穴道,将玉还给了他。溪澈影微叹口气,摇手作罢。

面上虽笑着,心内却犹豫起来。这三人虽败于紫薰,但不过也是不了解紫薰的底细、大意轻敌罢了!但剩下的这烟城尺一位,紫薰却是毫无把握。

正想着,烟城尺先道:“你这丫头身怀异禀,我也不用与你比了。”说着又将适才那柄长剑给了紫薰。稍有放心的紫薰不解其意,只是望着他。烟城尺笑道:“这【七星龙渊剑】跟了我多年,无论我用尽什么办法,它都始终不肯认主,在我手中它不过是一把比寻常兵器更坚硬一些的剑而已,无法彰显它的威力。今日染上你这丫头的血,竟甘愿任你驱使,我可不是输了吗?罢了,这剑也就与你吧!”

紫薰心中暗惊,史料上曾记载,这【七星龙渊剑】乃是欧冶子大剑师所铸,当时为铸此剑,欧冶子凿开茨山 ,放出山中溪水,引至铸剑炉旁成北斗七星环列的七个池中,是名“七星”。剑成之后,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盘卧,是名“龙渊”。故名此剑曰“七星龙渊”。传闻此剑曾为伍子胥、刘邦所用,无一不助了一代圣贤。使用时如行风走月,斗龙舞凤。刺如雨燕迅猛,劈如泰山压顶,挥如流星赶月,舞如百鸟朝凰。且此剑能控制风与水之力量,性属阴柔,能于无形中杀人,最是一柄利器,实乃当今第一名剑!

这样一柄神剑怎会轻易认自己为主?但紫薰转念一想,也已明白。自己得以成人乃缘于云痕峰下女娲石,有了它的至精至纯之力,此剑又为神物,沾了带有女娲石之力的血,自然是得以融合的。只见这剑浑身青亮,幽幽泛着蓝光。通体幽蓝,剑柄乃深海墨色蓝玉所铸,又嵌有一颗极大的白玉。剑身只是冷玉所铸,透薄莹亮四样俱全,但触碰起来却仍是寒意袭人、削铁如泥!

紫薰依言接剑道谢。烟城尺笑道:“女娃,这剑你可好生收着,日后于你定有益处,你的前途也定无可限量。”

“前辈说笑了。紫薰适才也不过是凑巧罢了,若非众位前辈有意谦让,紫薰才真是要贻笑大方了。”

烟城尺道:“你叫紫薰?好一个紫薰!我们这些老家伙竟一个个的都折在了你手上!”轻筱风接口道:“大哥既这么看重这丫头,自己贴身多年的【七星龙渊剑】都赠了出去,何不趁此机会收做义女呢!”

绮杰忧天道:“这可不成,紫薰姑娘若成了烟城兄的义女,那诗雨可怎么想?岂不吃心了?”烟城尺笑道:“也是,我那女儿,也是有些性子的!”紫薰忙道:“紫薰何德何能,敢于前辈攀上关系?实是抬举了!”

烟城尺更加高兴:“果真是没看走眼。喂,你们几个,我都送了礼了,你们还想少贴点不曾?”溪澈影笑道:“正该如此。既这样,我送紫薰姑娘我的【偷梁换柱】卷轴,里面记载了我这一功夫的心得体会和演练方法,多加研习吧。只一点,你并非我嫡传弟子,所以我不会教你,而这功法坊间被人模仿钻研得差不多和我这卷轴记载的一模一样了,至于你能否体会,也看你造化了!”

说着便要递与紫薰。轻筱风忙甩给紫薰一把卷轴,叉腰道:“只你有不成?我偏要先送。”又对紫薰道:“我这黑风的功夫过于阴损,不便教你,只赠你一卷刀掌的卷轴吧!”紫薰无奈地瞧着两人的口角,含笑接了两份卷轴。而绮杰忧天也极不情愿地与了一卷五行阵法的卷轴,极是不舍。

紫薰手里举着三卷卷轴、一柄宝剑,郑重跪下:“晚辈在此谢过众位前辈,晚辈定当好好研习,绝不辜负众位前辈的期望!他日若有所需,紫薰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烟城尺道:“这也罢了。如此,你且去吧。切记,可莫要走上歧途啊!”又环视了众人一圈,笑道:“我们这些老家伙啊也多年未出过风头了,这次剑山比武啊也不过是个噱头,少了两个人也怪没趣儿的,如今咱们也该让武林重新认识下我们了!”

紫薰含笑望着众人,笑声渐行渐远……

而后的一个月内,紫薰都住在客栈中,也不停地更换客栈,生怕皓轩会找到自己。每日清晨便到山水之间仔细研习《九玄秘卷》上的功夫。有了这【七星龙渊剑】后,这【百花神剑】也使得格外得心应手了。至于烟城尺他们所赠的卷轴,紫薰暂时是无暇顾及的,皓轩曾指导过,说修炼武功切记不可五花八门、涉猎广泛,必得选定一门功夫,炼得极为透彻之后方可涉猎其他。否则不仅一无所成之外还很可能心脉受损相冲走火入魔!

而江湖中,似乎也渐渐地多了起来关于【六大高手】的传闻。或是溪澈影又盗了凤族公主的珠花拿去送给某人、又或是轻筱风在某个盛会上与溪澈影打得鸡飞狗跳。总之,他们算是复出了!那些渐渐忘了他们的这些人也算是重新认识了一回,何谓那闹得天下皆知的【六大高手】!每当听到人们偷偷谈论他们缘何复出的时候,紫薰总是会忍不住笑出声来,瞧着手中青光闪烁的七星龙渊剑愣愣发笑!

这些日子来,紫薰并未再听到过关于任何皓轩的事情,兴许他已经将自己忘怀,但心中却仍肯定着:他,不会忘记我!

这段时日,紫薰悠哉赶路,差不多已进入【云梦】州,寻思着或许可以回一趟天宸山了。紫薰着实也是想见见那分别已久的妹妹了!

是的,紫薰的妹妹,就是当初云痕峰上的那株被她救活的藤萝——紫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阅读方式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二维码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书架
打赏
投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