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完婚

作者:楝玖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413字 更新时间:2021-08-15 21:23:52

“皇兄,想来许是有什么误会的。”

楚宥看着人被带走,才回过神来,替她求情。

姬玖猛然惊醒,楚涧离被她的动作微微吓到,

“你怎么了?”

姬玖突然上前摸了摸楚涧离的手,有温度,原来刚刚是自己的梦,还好,发现自己穿着喜服,坐着宫里来的撵车,想来是在入宫的路上。

“你怎么了?”

楚涧离看她鲜有的失态,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只当她是有些紧张。

她想着江府,布防图之事,没有反抗楚涧离,也就任凭他握住,手心微微有汗渗出,想着刚刚的梦,莫不是在提醒自己,会害了江流灼。

“本王在这,你不必如此紧张。”

姬玖听着楚涧离这样的话,只得先悻悻的点点头。

楚涧离就这样一路牵着她,直到宫门口,也不曾松开她的手,皇上,摄政王,与怀安王都在前方等着二人。

楚涧离牵着姬玖,走过宫门,喜桥,缓缓走到皇上面前,对着他行礼。

“涧离,你终于成家了,想来父皇在泉下有知,也会安息了。”

轶曙给二人赐礼。

姬玖还要去中宫给皇后请安,还有贵妃往上的妃子请安,楚涧离被丞相留下,在宴会中等她。

“内宫我不能去,我就在这儿等你,别怕,宫中的侍卫不少。”

姬玖被他嘱咐安慰道,向他点点头,楚涧离也是头一次见她这么听话,冲着她笑了笑,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随后她就跟着皇后宫里的人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梦的缘故,总之沈霖的目光一直就让她非常不舒服。

“南安王妃,我奉命送您去中宫。”

是安合。

可他不是皇上的近侍么?

姬玖虽是心上疑惑着,还是礼貌说道,

“有劳。”

二人后面还跟着众多婢子。

“不曾想,你居然成了南安王妃。”

姬玖,

“......”

“南安王怎会娶了一个青楼女子做正室。”

“我与王爷情投意合,就不劳将军记挂了。”

安合自知失言,便不再言语了,自鹤仙居一见,他一直疑惑,自己为何会久久对一个琴师念念不忘,便去翻阅众多古书,里面有记载:金羌有一种远古蛊术,女子自幼服下,再勤加练习,瞳孔就与常人有异,若是旁人一直盯着此人瞳孔,便会神志涣散,被人控制,乃至觉得此人貌美之极,动男女欢好之情。

“可问问姑娘,一直是魏都人么?”

姬玖知道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要不然不会抓着自己问这些看似无紧要的问题,

“将军对我很是好奇?”

安和知道她会媚术,自然不会再去看她的眸子,

“不,安合是有一事想问问姑娘,哦不,王妃。”

姬玖,

“何事?”

“王妃,可是认识别的,习媚术之人?”

这是大魏的禁忌,竟然就被安合这样毫无遮拦的说出来,姬玖担心被旁人听见,示意队伍停下,对着安合道,

“你过来。”

安合跟上去。

“你,你怎知我会媚术?”

安合对她行礼,

“安合并无意冒犯王妃,只是,安合在替家父寻一个人。”

“什么人?”

安合立刻道,

“不过王妃既是魏都人,许是不认识的,她原是个金羌女子,逃难到了濮州,父亲临终前,让我一定找找她,她也会媚术,弹得一手好琴。”

姬玖仔细回想,会弹琴,会媚术,金羌女子?只有皇族才能习媚术之法,可二姐和众姐妹都不善琴啊。

皇室女子,莫非,还有自己从下从未谋面的姑姑?

可若真是,安合的父亲为何会让他找她。

“我不认识,但或许我可以帮你找找。”

安合听见她的话,立刻向她拜了拜,

“多谢王妃。”

“你可以告诉我,你父亲为什么要寻她吗?”

“父亲临终前说,她有恩于他,就是有恩于我们整个安家。”

姬玖点点头,

“我会帮你留意的。”

“多谢王妃。”

轶曙的皇后,并不是白家人,而是一个小小知府的女儿,温婉大方,姬玖并没有见到上官九红,她也是生死未卜。

姬玖对皇后行完复杂的礼后,只觉得浑身酸痛,都要被头上的步遥金钗压的喘不过气来。

楚涧离见她来了,起身,

“来了?”

姬玖嗯了一声,坐下,只觉得累的紧。

楚涧离趁着人不注意,悄悄给她卸下两支钗环来,姬玖瞬间觉得头上轻了不少。她转过头来看着楚涧离,小声问,

“喂,要是我们一直找不到幕后人了怎么办?”

“这不是更好?”

好?

“那我们成亲,岂不是?”

“涧离,起来,喝一杯,我们兄弟,不醉不归。”

楚涧离被轶曙喊住,但她知道,其实他的杯里装的是清水。楚涧离也不知是听没听见她的问题,端起杯来。

沈霖道,

“祝南安王与王妃,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姬玖听见沈霖的声音就起鸡皮疙瘩,不知道他在盘旋什么不好的事情。

楚涧离没有回他的话,只是将杯子往他的方向抬了抬。

沈霖也不恼,一副笑意。

是夜,楚涧离刚与姬玖到了王府,府上依旧灯火通明,挂满了喜缎,比平常冷冰冰的王府多了不少生气。

“恭迎王爷,王妃。”

“贺喜王爷,王妃。”

妈呀,姬玖被这阵仗吓了一跳,下意识就往楚涧离背后缩了缩。

楚涧离不经意的笑了笑,又拉过她的手,姬玖想来也没有太过反抗,她不像以前那般排斥楚涧离了。

“都退下。”

楚涧离对着门外的婢女吩咐道。

婢女都一脸我懂的,就都退了下去。

姬玖看见榻,只觉得可以续命了,感觉上前去,坐了下来。

楚涧离走向桌子,倒了两杯茶,顺手还递给姬玖一杯。

“谢了。”

姬玖对他讲话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喝完,放回桌上,胡乱的拆起自己头上的饰品来,可是不知怎的一支好像是缠住自己,越拽越紧。

“我来。”

楚涧离走到她旁边,也坐下,仔细帮她拆头上的金钗。

姬玖觉得气氛有些诡异,就开始胡乱的找话题,

“王爷,你之前是不是也娶过别的女子?”

楚涧离,

“你为何这么问?”

“我随便问问。”

“没有。”

“好巧,我也没有。”

“......那可是真是巧。”

姬玖又想起自己做的梦来,江府的布防图失窃,会不会连累江家,算了,他也是魏人,可,他们也并没有对自己做任何事情,况且,江清婉,对自己是何等好。

正想着出神,楚涧离好像已经起身,她这才感觉自己头上的盘发都已经被拆卸的干干净净,瞬间头上轻松了不少。

姬玖看着楚涧离,楚涧离倒了两杯合卺酒,姬玖不解。

“王爷这是做什么?”

“合卺酒啊。”

“算了吧,王爷也知道我们两人不过做戏,况且王爷的酒量,我想还是......”

她话还不曾说完,楚涧离就冷下脸来,把酒杯往她面前一推,

“饮,还是不饮?”

姬玖看着他一副欠揍的表情,冷冷的接过,

“既然王爷想我陪你演这出戏,演完就是了。”

楚涧离好像很是有怒意,看着她一个人饮完,也不曾与自己对饮,气的一口饮完了杯中的酒。姬玖只当他又是抽风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