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完本 女生小说 作家福利 作家专区 用户中心 充值 移动端
酷友文学 > 古代言情 > 礼乐谋 > 飘若浮萍暗交锋

礼乐谋 飘若浮萍暗交锋

作者:云光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4026字 更新时间:2020-08-01 13:30:16

一行四人梳洗妥当到了主帐,却见两位公子早已等候在帐外。

“小女掖泉鄢氏琬霞,不知二位哥哥如何称呼呀?”鄢琬霞性子最是活泼,见了人便行礼相问。

“世妹有礼了,吾乃苍岛秦氏允汶。”一位白袍青衫的郎君看起来年纪稍长,率先打了招呼。

另一位却是懒得开口,斜斜地瞥了一眼杨凝露。

“失礼了,姐妹们勿怪,这是我同胞弟弟,定浔。”杨凝露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

继而许是觉得实在有些不妥,便又补充道,“定浔自小便是这样惹人烦的性子,一天到晚不爱理人的,也不知整日里想些什么。秦世兄与他一屋,烦请多担待些。”

杨凝露二人出身数理世家,而数理世家的历代家主沉迷数理研究,也大多是这样的性子,不太喜欢面对面与人交流,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太大的兴趣。世家里的孩子大多都知道彼此底细,早也见怪不怪了,倒也没说什么。

几人相互见礼后,步暖雪便领着进了主帐。

“晚辈(小女)见过世伯。”“雪儿见过父亲。”

“不必在意这些虚礼。”步泽林摆摆手示意他们起身。

“小子丫头们,我们世家里的子弟都是自幼熏陶,个顶个的精英,相信你们都能完成任务并且保护好自己。吾与仲宁需看顾那些普通的学生,必也无暇顾及你们,望你们互相团结,发挥所长,折取桂冠,但也切记不要伤了同窗情分!可都记住了?”步泽林一个长辈,象征性的讲些鼓励叮嘱之类的话,也就罢了,世家中的小辈们,多是懂规矩的,也不必多说些其他的。

“谨记教诲。”

“仲宁,剩下的交给你了。”步泽林见凌玄澜点头便出了主帐。

“世弟世妹请坐吧。”凌玄澜挥了衣袍坐了下来。

待众人一一落座之后,凌玄澜扫了一眼座次,想起看到的学生资料,是按年龄长幼排的序。他不动声色看了夏茗霏一眼,不愧是礼乐世家的继承人,悄无声息地安排好了所有人的位置,半点看不出刻意的拘礼。

先是拉了手帕交杨凝露与鄢琬霞坐在一处,而秦杨两位公子定是坐在一处而不与姑娘们同坐,而后假意向左边迈步,站在秦允汶的后方,逼得他不得不坐于上首,故而位次便由她看似无意的定好了。真是半点不失礼节!凌玄澜喟叹一声,这礼乐世家倒也不简单。

“世弟世妹们都不用紧张,咱们平辈论交,都是朋友,放松点哈。”凌玄澜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坐在主坐上。看得夏茗霏直蹙眉,这凌家世兄怎么这般散漫,坐没坐相。

“诸位都知道我们世家子弟,除了书院派发给我们的历练任务,还有特殊的团队任务。本次的团队任务就是对珞云山进行探索和清障,根据世家宗源堂指示,珞云山将进行大规模开发,本次任务需圆满完成才行。”凌玄澜沉吟片刻开口却是沉稳。还算靠谱,夏茗霏在心里点评着。

锦瑟书院每次的历练选址都是大有讲究的,这学生就是最廉价的劳动力,各个世家子弟更是廉价而可靠的劳动力,这一年一度机会难得,怎么能不好好把握。

“听闻允汶年纪最长,又出身秦氏古武世家,身手了得。我相信世弟有能力做好众人表率,统领全队。若非我此番有空闲,锦瑟该聘请秦世伯来的。”凌玄澜笑着看秦允汶。这世家也分三六九等,显然,燕山凌氏与苍岛秦氏近乎同属于一个行业,然而燕山凌氏的地位高于苍岛秦氏,不仅仅体现在燕山凌氏执掌兵部,更体现在其他的方方面面,例如,锦瑟的委托。凌玄澜这样说,自然是场面话了。

“杨世妹与杨世弟精通数理计算,野外测量两位多多费心。”

顺着座次,凌玄澜的目光落到了夏茗霏身上。这礼乐世家,听起来仿佛是最无用的,可这月沁世家里缺了他们还真就不行。这种落没的一等世家,面上不显,底蕴却是深厚。凌玄澜轻轻蹙眉,这夏茗霏该怎么安排呢?对了!

“夏世妹生于丹青世家而长于礼乐世家,想必不但精通礼乐之事,于丹青也有几番造诣吧?这珞云山详细的图纸绘制便交给你了。”

却见夏茗霏抿了抿唇,开口却是惊人,“凌世兄也知道,小女长于礼乐世家,身为礼乐世家的继承人,最拿手的,自然是礼乐之事啊。”

其余众人皆是一脸讶异地看着夏茗霏,困惑不解,这礼乐之事在荒岛上能有何用处?

鄢琬霞性子活泼,立马就问了出来,“夏姐姐,你用礼乐之事做什么啊?”

而夏茗霏只是朝鄢琬霞微微颔首,但笑不语,目光却转向凌玄澜。

凌玄澜却是面色一冷,随即掩饰了自己的表情,笑眯眯地看着夏茗霏,眼中却闪过复杂的情绪。方才以为这霏姑娘只是长得好看,并未仔细观察,如今细细打量,才觉出几分不对劲来。压下心中万般思绪,换上了那风流公子爷专有的轻佻笑容,“倒是我小瞧夏家女儿了,想不到世妹不仅姿容倾城绝艳,便是本事也是不容小觑的。此事你们不必再过问了,我心中自有计量。”

“雪儿医药传家,负责什么也无须吾多言,大家业已明了。鄢世妹既来自掖泉鄢家,驭兽之术,想必不俗。此岛未经驯化的走兽不少,还有劳世妹多多费心。最后我祝各位此行顺利!”

众人领命后鱼贯而出,唯独步暖雪留了下来。

“凌二公子今日倒是正经起来了,颇有大将之风啊。”步暖雪一脸温婉的笑意,却是不达眼底,说着打趣的话儿。

“是为兄疏忽了,只是,这夏家女儿当真不太简单。为兄心下一番惊骇,便有些控制不住了,雪儿说的极是。雪儿平日里得了空,还得帮为兄好好盯着她。”凌玄澜脸上露出懊恼之色。

“哥哥不会是看上夏姐姐了吧?”步暖雪也是促狭,“你也不必太过惊慌,不知哥哥指的是夏姐姐什么过人之处啊?雪儿未曾听说礼乐世家还有什么独门绝技呢。”

“兹事体大,为兄必须禀告舅舅,你们这些小家伙少打听这些事,小心惹祸上身。”凌玄澜对步暖雪的玩笑毫不在意,心里还盘算着夏茗霏的事。

“谁是小家伙啊!哥哥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啊,既然澜哥哥连雪儿也不告诉,想必也是大事了,我不问就是了。哥哥说好送我的小玩意在哪啊!”

凌玄澜也不想多说,取了一笼八宝琉璃香炉也就罢了。

步暖雪小心嗅了嗅,未见有什么异味,便又打开盖子,微微扇了扇,一阵奇异的香味铺面而来,竟也顾不上凌二了,匆匆走回营房不提。

这厢夏茗霏将将摆脱鄢家小妹的纠缠提问,心中想着现在的小家伙怎么好奇心这么重啊。

正打算和衣而卧休息一番之时,步暖雪便带着一阵奇异的香风推开了营房的门。

鄢琬霞一见新奇的东西便忍不住扑上去凑热闹,“步姐姐,这是什么香啊,真好闻!”

步暖雪不着痕迹小心避过,却是从袖子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子来向空中轻轻挥了两下,散了味道,才正色到,“鄢妹,这香来路不明,恐有不妥,你还是先不要靠近我了。”言罢冲众人抱歉一笑,竟也不理她们自个儿玩去了。

夏茗霏看了看腕上的水晶表,时候倒是不早了,想来是没什么时间休息了。脱下水红色的繁复曲裾,穿回原先的火红色对襟襦裙,挽一个堕马髻,斜坠一对掩鬓。

夏茗霏只是对杨凝露道一声去水岸边看看地形并不走远,便又出门去了主帐,夏茗霏轻轻叩了叩营房的门,步泽林浑厚的声音便传了出来,“进来吧。”

推开半掩的房门,莲步微移,蹲身见礼。

凌玄澜上前虚扶一把,笑得荡漾,“夏世妹,时候不早了,此时前来可还有事?可是来找哥哥我的?”

夏茗霏也不多言,退后两步,与凌玄澜拉开距离,“世兄唤我,所为何事?”

凌玄澜讨了个没趣,便也径自摸了摸鼻子坐下了。

步泽林却是只看凌玄澜,“仲宁,你唤了小夏?”

“是我叫的。”

“罢了,小夏所为何事?但说无妨。”

“世伯可知洛水夏家礼乐世家为何人丁凋敝?”夏茗霏一上来便是开门见山,直重要害。

步泽林面色一凝,倒也不急于开口,而是静待下言。

“方才世兄为我等分配任务之时,小女曾言。于礼乐之事略知一二,于此行可有帮衬。”说完便束手而立,观察着步泽林的神色。

步泽林一挥手,惊骇之色不显,先唤了夏茗霏坐下。“你宣扬此事,可是你母亲授意?”

“小女谨遵家母之言,不敢有所忤逆。”夏茗霏低眉敛目。

夏茗霏出身礼乐世家,礼仪教养都是极好的,端的这幅神态,步泽林心下便已是信了几分。殊不知夏母虽身为夏家长女,在夏家舅舅意外离世之前从未料理过家族事务,于世家发展一事一向小心慎重,又如何会将如此禁忌之事到处宣扬?步家这些年稳坐太医院的位置,安逸的日子过多了,也变得容易相信别人了。堂堂步家家主,竟是被一个小姑娘骗过去了。倒是凌玄澜,一眼就看出了这小狐狸的把戏,只是,他现在已经确定了一些事情,帮帮这只小狐狸也未尝不可。

“也罢,不知夏家礼乐究竟几分深浅?”凌二少趁着这番空气凝滞之时佯装轻率地问道。

夏茗霏也不是傻子,恰恰相反,她早已展现了超越18岁少女的智慧,此时也只是半遮半掩说了自己想说的话。“世兄抬举茗霏了,不过是些祭祀占卜之术罢了,说起来,奇门那支最初便是源自我洛水。不过,如今他们也改行了。”

望着步泽林与凌玄澜困惑的眼神,夏茗霏有些无奈。

“世伯与世兄竟然不知道?也是,他们这些年风头太盛,少有人知道他们来历了,便是如今执掌礼部的东谷苏氏了。”

说来好笑,洛水夏氏堂堂礼乐世家竟被东谷苏氏一个旁支占了执掌礼部的位置,只得了太常寺与鸿胪寺的执掌职权。虽然,礼乐世家在开国战乱中频繁动用禁术,窥探天机而导致这近百年来人丁凋敝。这也是礼乐世家式微,虽占着一等世家的名号,却并无实权的原因。但这所谓禁术也是礼乐世家最大的底牌和夏茗霏手中谈判的筹码。

是的,夏茗霏此行的目的便是——借荒岛试炼的名义,拉拢步凌两家,得到他们的支持。为夺回夏家的礼部大权打下基础。

且看凌玄澜步泽林二人,相互对望一眼便将夏茗霏的意图猜了个七七八八。凌玄澜收到步泽林的眼神示意,沉吟一番开口道,“世妹有何难言之隐?礼乐世家这般通天彻地之能即将现世,玄澜神往不已,只是如今苏氏势力不容小觑,不知世妹有何打算?”

明人不说暗话,夏茗霏也无意与他二人绕弯子,开口道,“世兄世伯见事通透,茗霏钦佩不已,此事只能徐徐图之。接下来的时间里茗霏一定会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夏家礼乐的实力的,还望世兄世伯认真考虑这件事。”

夏茗霏这话一出,凌玄澜却是倏忽笑了,“小丫头,这就是你的诚意?这,不够意思吧?”

“世兄这话不对,世家的底牌,哪能随便给旁人看了去?世兄说是不是啊?”夏茗霏不慌不忙,从容地回答道。

“好了,小夏,时间不早了,你快些回去休息吧。明日还要早些起来才是,我与你世兄会认真考虑此事的。”步泽林一直沉默地坐在主位上,听着夏茗霏与凌玄澜你来我往的交锋,只是再听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他心中已有决断。

夏茗霏闻言,向两人道了别,转身离开。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阅读方式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二维码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书架
打赏
投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