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退九霄峰

作者:越过山丘 分类:仙侠奇缘 字数:1824字 更新时间:2021-04-05 12:47:58

“到了这个时候了,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的,直接上去问个清楚得了!”东野理直气壮地说道,熟不知他们三人连哪座古楼上去的办法都没有。

望着高高的古楼,三人无可奈何,只得在原地打转,但与此同时天气也越来越寒冷。牧浑身哆嗦,打起了寒颤,一旁两人也纷纷将披挂套在牧身上。

东野抖了抖眉头不情愿地说道:“咱回去吧,不然在这儿等着被冻死吗?”

后摩擦着手指,却怎么也无法挽回失去的温度。他顿了顿爽快地说道:“只能退了,这鬼天气若是一直都这样的话,我们都会功亏一篑!”牧点点头,三人相继沿着原路返回。

不多久,三人回到了九霄峰下,梅树冰封成雕像四处林立,而那花瓣上的丝丝裂纹清晰可见,在白雾的笼罩下如同仙境,三人却早已受不住寒气,可是阴差阳错下原来的路劲又消失了,恍惚间下仿佛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东野破出光剑,在冰崖上划出的痕迹一下子震动了大地,花瓣上的裂纹极其夸张地裂开,零落在地碎成一片。三人脚下的形成冰柱,四周缓缓下降。牧后退几步向俯视,深不见底的冰崖,看上一眼足以使人销魂。

三人只道是四周下沉,可却仔细一看,竟是那根粗壮的冰柱恰巧载着三人变高起来。紧紧围在冰柱上的三人一面小心翼翼地留意脚底,一面又时刻警惕着冰柱是否会倒塌。冰柱到了越高处,底下越发细了起来,冰柱的顶端摇摇欲坠,牧终是不慎脚下,整个身子往后滑去,东野猛地回头拉住了牧的手,后使劲拉着东野,三人已在冰柱上岌岌可危。

少时,冰柱上的寒气也渐渐加深。冻的满脸通红的牧,含泪苦苦一笑,东野自觉不对忙劝慰牧道:“你可别想不开,我们会有办法的!”

牧几近绝望的眼神,一根根地松开了手指:“再这样下去,我会连累你们两个的”东野大喊制止,两手更加用力,可纤细的手指依旧脱离了他的掌心。

无奈之下,东野想召唤光剑。后阻止道:“你疯了!光剑的震动会带动周围的气流引发雪崩,你这样做只会害了牧!”

牧的发髻散乱在空中,眼眸凝泪,她只微微动动唇角,清澈的身影和深渊融为一体的瞬间像是死前的道别,又像鬼魅一般浮在东野的脑海。可在东野的心里像根冰刺,将他跳动的脉搏刹那割断。

愧疚和悔恨交加,他一想到牧坠落的身影而自己却束手无策的样子可悲至极。

“上什么九霄峰,这分明是个吃人的地狱!”无能为力的伤痛直击人心,空气里面似乎都有一股呛人的味道,如同死亡。

东野眼神空洞,脚下颤抖着,后几番劝说才使他渐渐平静下来。

目睹这一切的旋翼心中暗自高兴起来,她轻轻挥了挥法杖,远处的冰柱又开始慢慢下沉。

“哼!这次虽然让你逃过一劫,可我还会找机会杀死你的,因为,你不死日后便是我魂族灭亡之日!”旋翼甩袖而去。

东野境的殿堂上,钰后沉沉地抬了抬手指,桉嬷嬷走上跟前,钰后在她耳畔说了几声,桉嬷嬷点了点头。

旋翼健步如飞走上大殿拱手,语气匆忙道:“钰后!不好了,少主与北羌少主被冰阵给围在九霄峰下了,臣不敢贸然闯入,只得回来向您禀告!”

钰后一听,只抬了抬眉角,她起身抚摸着权杖,那纹路从她之间划过,一点不带拖沓的正如当日杀人不眨眼的女君,她缓缓走下来,在旋翼周身徘徊,犀利的眼神和排山倒海的压力从她身上弥漫。

旋翼不觉跪倒在地上,她心里隐隐明白,定是桉嬷嬷那件事露出了破绽,脸上顿时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钰后对此视若无睹,却刹那间历声斥责道:“少司命!你还有什么瞒着我!”

旋翼眼中失色,语气慌乱道:“死命不敢,不敢。”

钰后望向殿外广阔的天空,感慨万分,想想她自入住星澜阁也有十几余载了,期间的的朝朝暮暮依稀如同昨日般历历在目,如今却道是命运无常,是到分别的时候了,她叹口气:“罢了,罢了。”

旋翼尚在一旁急了:“钰后请饶恕,钰后只是去寻仇家,绝不伤及少主性命!”

钰后嗤之以鼻,转身负手而立:“你记得仇家,却独独忘记了我对你的恩情,难道是想利用孤不成!”

旋翼红了眼,心中万般悲伤,恭敬地说道:“钰后的恩情我旋翼万死不辞,可削骨之仇不报,有那魂族二妃的每一天,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后和东野远远地离开了九霄峰,可是离开了九霄峰,他们又将去往何处呢?牧已经下落不明了,二人无路可走,可他们都明白,那古楼之中的使者会在哪里等着他们,后告诉东野,他们先去练习意念,要是能练好意念,哪怕有几座冰山,他们都能翻过。

东野只好作罢,可是那股不甘在胸口淤积成火,无法抑制的冲动竟将光剑召唤了出来,没掌控好的光剑,飞向后的面孔,瞬间,发丝落地,后躲了过去,袖中的手早已不住地抖了一下。

只是有那么一瞬,后发觉到东野与其他人的不同之处,那把剑,和他一样,平凡之下潜藏着锐利的刀锋,一经磨练,蠢蠢欲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