笫四章.化道危

作者:浮世若世 分类:奇幻玄幻 字数:3396字 更新时间:2021-04-10 01:21:18

“你不跑?”前尘顿住身形,走到她的面前。

“生死局要是能逃得掉,哪还称的上大神通。”她淡淡的说。

“你倒是看的明白。”前尘的目光在洛云起玲珑浮凸的娇躯上游弋不已。

“如果他们不跑,齐心一战,面对重伤的你也未必没有胜机。”

“没错,可惜他们没胆。”

“我有。”

“但你一个人打不过我。”

“你说的没错。”

“既知不敌,为何不走?”

“论实力我不及你,不过这里离云霞宗并不太远,如果他们能回去报信,我则缠斗待援,也未尝没有一线生机,可惜。”

“可惜你终究是做无用功。”前尘的眼神中带着几分赞赏。

“未必!”

洛云起双目突然射出奇光,前尘微一晃神,发现四周景致大变,自己正立在一片蔚蓝的天空中,四周白云朵朵。

“道念之战?”他环顾四周自语到。

“没错。”清冷悦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前尘转过身,看见洛云起正站在一朵洁白的云上,裙裾翻飞,勾勒出诱人的曲线。

道念之战极为凶险,只有境界到了一定层次才能施展,它无关修为,而是神魂信念间的比拼,一旦落败,轻则道心崩溃,命丧当场,重则直接神魂消散,万劫不复。

“没想到你还会这招,不怕死吗?”

“死又何惧?我早已看破生死。”

“看破生死?可笑,你人在生中,未经死亡,凭什么看破?你所谓的看破最多就是看轻罢了。”

“看轻,看破又有何不同?我心就如这白云,任世间悲欢离合,我自悠游天际,随风舒卷。”

“云乃无根之物,只能顺势而动。我辈修士,逆天而争,岂能由别人把握。”

“我等为求长生,祛凶避劫,自当顺天而为,逆天则死。”

“顺为凡,逆为仙!死生虽重,却重不过我之欲得,身在天下,心比天高!”

“修道者当清心静气,心无杂念!”

“错,修道者当一念坚,不可撼!”

“执念越深,前路越窄,最终无路可走!”

“修道修道,修的就是道,如果前方无路,我就以执化剑,斩裂虚空,生生开出一条大道!”

前尘高声喝道,一股凌天之意爆发,道念幻化的白云被硬生生冲散推开,风卷残云。

洛云起被他的气势所夺,心境顿时不稳,脚下的白云也稀薄了几分。

“你不是看破生死吗?那就好好感受一下死亡吧!”前尘抓住机会,心神一动,将一幅幅画面传入她的心中,那些全都是 被他所杀之人本源中残留的临死印象。

“啊!不要!”云起虽然资质心性俱是绝佳,然而终日潜心修炼的她却未曾经历过这般血腥的杀戮修罗场,再加上身受重伤,心神不稳,再被这些死怖相一惊,道境顿时岌岌可危,难以维持。

道念之战的凶险就在此处,一个微小的心灵破绽都可能倒置全面崩溃。

四周的白云一朵接一朵的消散,蔚蓝的天空也渐渐褪去了色泽,变的虚无起来。

云起的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深深的恐惧,那是人类对死亡的本能之情。她拼命的想要稳固自己的道境,小嘴里不断喃喃自语。

“我心若云……我心若云……”

随着她的努力,崩溃不仅奇迹般得中止了,而且还在迅速的修复。天空重新染上了蔚蓝的光彩,一朵朵白云重新凝聚成形。

“真想不到,你竟然能做到这种事!”前尘惊讶的注视着四周的变化,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

“嗯?这云似乎多了点……”他转头看向云起,白衣丽人的状况似乎出了问题,神情显得恍恍惚惚的,明媚的大眼也失去了焦距,粉润的唇间吐出无意识的呢喃:“我心若云……”

淡淡的云起弥漫在她四周,增添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化道之危!

前尘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修道者在第一次接触天地大道时,因为根基尚浅,心境不稳,很有可能迷失在宏伟瑰丽的大道中,丧失自我,神魂化入道中,这就是化道之危。

朝闻道,夕死矣!

而洛云起在心境紊乱,道念崩溃的情况下,刻意强行稳固道境,便是落了下乘,最终引发了化道危机。

“化道吗?似乎可以利用一下。”前尘看着洛云起亭亭玉立的美躯,眼中闪动着几分邪意。

前尘将手中之蛊放进洛云起口中,洛云起茫然的咽入口中。这蛊不是一般的蛊,而是情蛊。作用是让她永远死心塌地的爱着你。

“魂聚道凝!”前尘接着将自身的神念包住她,帮助她将溃散的神魂道念重新凝聚起来,这也是挽救化道者的唯一办法。

渐渐的,云起的道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几乎要把天空遮盖住得云团消散了不少,道境的中心多出一道旋转的风柱,一朵朵白云围绕着风柱或急或缓的飘动着,在风柱的中心隐约可见一个血色的人形,仔细看去面目和前尘一般无二。

前尘满意的笑了,经管因为魂力的消耗他的身形也变的有些模糊,不过四周的变化说明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位绝色佳丽的道境已经被他所掌控,而道念和神魂息息相关,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她的意志也会被他所左右。

前尘定了定神,退出了神识世界,眼前一花,已然回归了肉身,而洛云起正静静地站在面前,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只是原本灵慧的美眸如今却一片涣散,茫茫然地虚睁着,没有焦距;

“还不醒来!”

前尘的大喝如同晨钟暮鼓,震醒了云起尚在懵懂中的神智,她眨了眨眼,发现生死大敌就在眼前,顿时一惊,摆出戒备的姿势。

“放松,别紧张。”前尘毫不在意的说。

他的话似乎有特别的感染力,她发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松懈了下来。

“你对我做了什么?”她略带惊慌的问到,然而娇躯却呈现一幅全无防备的娇慵妍态。

“哦?已经察觉到了吗?挺敏锐的嘛。”

“你到底做了什么?”她心中的不安更大了,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面对他自己总是有种臣服的冲动。

“你还记得之前的事吗?”

“之前?啊,我把你拉进道念之战,我的道境崩溃,然后……”之后的记忆是一片模糊。

“后来你发生了化道危机,是我把你救回来的,不过你的道念有了些变化。”

“你说什么?”

“简而言之,我控制了你,给你吃了情蛊。”

“你!”云起大惊失色,却发现无论心中如何紧张,身体去软绵绵的提不起丝毫的劲。

“别白费气力了,你的身体行动现在完全被我掌控着。”前尘悠然说到。

洛云起闻言美眸中闪过一丝决绝的光芒,运起体内残存的元气,就想自断生机,然而似乎有什么在干扰她,没当到了最后一步,元力就会无故溃散,她连试了几次还是失败。

“忘了一事,你的生死也由我掌控,没有我的允许你是不可能自裁的。”前尘得意的看着佳人被怒火点亮的灵眸,逗弄这个美丽的女子似乎是件挺有趣的消遣。

“你这恶徒!”连番的打击下,洛云起再也保持不了淡然的心境,不过在骂人方面她显然相当匮乏。

“对了,在和我说话时要保持笑容。”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的,恶徒!”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她的脸上却绽放出清新娇颜的笑靥,动人心魄。

“好了,现在乖乖跟着我,别想逃跑。”

洛云起的心中百般不愿,可身体却仿佛有自己意志般,驯顺的跟在前尘的身后,如同一只温顺的羔羊。

………………

“李老哥,你的仇我算是报了。”前尘站在两座新坟前轻声说道,取出红玉温阳珠,埋在李忆苦的坟前。

洛云起看着自己一般人不惜杀人夺宝,并因此遭受灭顶之灾的根源被随意的掩盖在泥土中,心中百味杂陈。

之前她随着前尘回到这片小湖,在他的命令下清扫了战斗的痕迹,恢复了原有的幽景。

“好了,接下来该享用战利品的时候了。”前尘转过身,邪笑着看着她,作为一个见惯了生死的人,他不会太久沉浸在感伤中。

“你、你想如何?”云起慌乱的问,脸上却笑容依旧。

她对自己将面临的命运感到害怕,更让她恐惧的是这种害怕正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淡薄,自己的意识似乎再被慢慢的侵蚀,想要服从于他。

“先跳个舞吧。”前尘想了想,下令道。

洛云起纤手整了整紧贴娇俏身姿的纯白色的纱衣,纱衣如雪,但是细腻白皙的娇嫩肌肤似乎比雪更白,让人一见之下便情难自禁,血脉贲张。

前尘暗赞洛云起容貌身材万中无一,也为自己将来的艳福而欣喜不已。

她腰肢款摆的走到湖边,纵身一跃,仙姿翩然,身子似乎没有重量一样落在一片莲叶之上,未着鞋袜的赤果纤足,轻轻踩踏着莲叶,随波起伏,落脚处竟没有丝毫下沉。

迎着初升的朝阳,洛云起翩翩起舞。

从她舒皓腕,展纤臂,扭蛮腰,转玉足,开始舞动。坐于岸上的前尘就惊呆了。

洛云起跳起舞来简直美的如同九天玄女下凡尘,给人一种超凡脱俗之感,神圣而不可侵犯。

心神稍微差点的,别说是兴起亵渎之心,即使是多看两眼也会自惭形愧。

虽然没有音乐,但随着她凌波起舞,入目尽是说不尽的婀娜多姿,妩媚妖娆。

那柔软的肌肤,那轻灵的舞姿,那飘然的玉容,无不透出一份灵动,天然。

无论是动作,还是神态,或者是意境,都是那么合谐统一,那么自然无尘,跳跃旋转,舞姿优美,动作细腻。

前尘看得如痴如醉,她的舞艺已不是用“精彩”二字能够形容的,简直是梦幻般的神技。

不多时,洛云起两颊上浮现红晕,额上现出香汗,晶莹剔透衬的潋潋水波衬托出。

她益显容光焕发的容颜,前尘完全沉迷在她的每一个动作中,不知身在何处。“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竟是此等尤物。”前尘感叹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