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声势威望之火(二)

作者:弄酒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964字 更新时间:2021-05-02 21:01:44

书生得差事,早已经守在了这人头抖擞的华楼,这是一次重要的,扩大火势的机会,机不可失!

酒坊华楼早已经敞开漆红色的大门,门口也早已经人头抖擞,美酒,美人,在华楼里显现的平常无奇。

难得一见的北域舞姬在二楼的沣台处贡献舞技,此时的多数人杂八杂七,共同涌进华楼的大门。

原本宽敞的一楼此时也是拥挤不已,当有人看到二楼沣台不是舞姬之时,议论声越来越大,一楼更是混乱了起来!

中间一桌谈论甚畅,泛指这北域的舞姬国色天香,看了都是挪不动眼的美貌,至于经常来找姑娘的公子们,更是多了份期待!

“听说了吗,这舞姬异域风情实属有味,更是比千金小姐高上一筹,今日可一饱眼福了!”

那清秀的公子满脸期待的笑道,让桌上的另外两人也勾起了浓重的兴趣。

此时,一位竹筐在背的书生出现在众人的眼前,都是寻舞姬一睹芳容,没人注意道他这个小书生,他倒是轻松了一些!

舞姬从帐帘光脚走出来,脚上红绳而绕的金色铃铛发生叮叮的响声,红纱裹身,出现在众人面前翩翩起舞。

妖娆的身姿上下扭动着,灵动的眼睛让人内心一颤,轻纱拂面,额头的花印,还有那让人欲生欲死的身姿让一楼的人大饱眼福。

舞姬身体不断的扭动着,从上往下如蛇一般的摆动,双手随着身体的摆动挥舞着,整个身体像云一样跳了起来,惊艳不已!

“好看,实在好看!”

“不愧是西域舞姬,就是比中原的多了一些可韵之处!”

“美啊,实在是人间美景啊!”

一楼的人乐不思蜀的看着二楼走廊架上处的舞姬,如痴如醉。

书生虽然知这时候打扰各位的雅兴可能会被大打出手但是为了那五百两黄金,他也豁出去了!

大步流星得跑到舞姬身前,都知道今日非同往事,那二楼走廊的架子上是不能去的,这书生竟然中众目睽睽之下。明目张胆的跑了过去,引的一楼的人吵闹不已!

书生摆动扇子,摆手道:“停停停!我说说件事!”

满脸胡须的大汉气愤的拍了拍桌子,让周围人惊吓不已,他粗声道:“掌柜的,就这小书童,今日二楼不是不能进入吗,为何他可以进入?再有,我们花银子是来看舞姬的,不是听书的!”

“对,今日进华楼的大门银两尽然是往日的双倍,谁花钱来听书的?”

“退钱!”

退钱的声音逐渐变多,气急败坏的不在少数,一人带头,几十号人纷纷一拥而至,吵着闹着要退银子,而角落之处的掌柜似笑非笑,并没有将这一切当回事!

书生不慌不忙将背后沉重的竹筐放在了漆红色的柱子旁,整理一番衣衫后,身体笔直,摇开了扇子!

心里暗道,架子位于一楼的正上方,果然下面看的一清二楚,而下面看上面更是视觉的冲击,又转头望向角落的掌柜,真是心黑,只不过半盏茶的时间竟然要他一百两黄金,这些银子还得找赵王给讨回来!

书生咳嗽了两声,大声道:“大家静一下,我在这就说半盏茶时间,一会就走!”

“不要阻挠我们看舞姬!”

满脸胡须的大汉直接将凳子扔向沣台上的书生,力劲庞大,凳子飞向他身后的门窗直接四分五散。

书生巧妙的躲了过去,只是脸上惊疑未定,望着楼下的大汉道:“我不是言语了就一盏茶的时间,怎么还动起手了!”

“周宏,不要以为是秦国公的内弟,就如此嚣张跋扈,这酒楼不是你开的!”

这道声音极其洪亮,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回头观望,又是那家公子出来伸张正义,倒是让人有些取笑。

五官端正,干净利索,青袍上的羊脂白玉让众人大吃一惊,身后的两个护卫也是开口,让他直接走到了中间!

“这不是淮安世子了,他竟然也来了,估计也是听闻舞姬之事,才来共赏一番!”

“昭王爷家教严厉,估计又是偷跑出来的。”

护卫上前想要教训口出不逊的人,却被淮安世子打断了,摆手道:“无妨,看看这小书童如何把岐王得事言语的天花缭乱!”

他看着一楼的淮安世子,倒是让他出乎意料,赵王跟昭老王爷井水不犯河水,今日淮安世子所来难道只是意外?

挥动着手中的扇子接着道:“恒国近几年连绵大灾大难,南海海面滔天汹涌,冲毁了朝廷所健的好几个大坝,却还是没仿的了水灾,至此百姓陷入了水深火热,连达好几年。”

“朝廷呢,也是劳心劳力,渴望建造出更靠实的大坝,朝廷拨的数两黄金,也都为了维持南边的大坝,尽量的不让洪水冲塌了。”

听到岐王殿下,恒国的九皇子,楼下鱼龙混杂的人也渐渐的安静下来,岐王近些年做的事都是有目共睹,连饭后议论,都是大善之事,无人不敬佩这位皇子!

书生眉头一挑,唉声叹气,背起竹筐有离开之意,摆手道:“尽管如此,也是抵挡不了天灾的可怕,这一年,似乎洪水稍微的小了些,让百姓也没有整日的奔波。”

“知道岐王南下是干什么呢?督察工部,体察民情,在岐王极力的催促下,南边的洪水才得已阻挡,这都跟岐王殿下有莫大的关系啊,一个大善人啊,处处为百姓着想!”

“这谁不知?年前东街杀人灭口,一家五口拿着铁证无处申冤,在众目睽睽的情况下,是岐王派人保护一家五口,不惜得罪任何人,最后永安伯嫡子也不是进入天牢,让一家五口才得已申冤!”满身铜臭味的一个富商铿锵有力道。

淮安世子只是微微一笑,觉得这书童倒是有些口舌的本事,最重要的还是,这些个京城百姓竟然都听了进去,似乎甚至还要奉他为未来的新帝,实属可笑!

听了一言半句,淮安世子直接离去了酒楼,再也没有回来!

旁边一位年轻公子点头道:“岐王确实没什么说的,让谁人谈论都是无话可说的好皇子!”

“是啊,没错,我们都知道岐王什么性情,这样的皇子哪个百姓不喜欢,不拥戴!”

“我就信岐王!”

“对!”

书生看到淮安世子离开,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一半,他这次来时有任务的,当然,这只是他闲来之时,华楼的一些意外的小生意罢了。

听到谈论之言,嘴角上扬,他这次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也不必要在这继续待下去,与掌柜对视一笑的细节,并没有任何人发现!

百姓的茶后谈论,句句离不开岐王,都知道他是京城皇室的九皇子,更是皇后的嫡子,是上天派来的福星,是个大善人。

岐王的善良人尽皆知,更是百姓尊崇的缘由之一,更是把岐王聊的天花缭乱!

是夜。

舞姬也跳了一天疲惫不已,退去之后,华楼的人才渐渐退去,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华楼酒坊也将关门,白日热闹的人群也都散去,此时小二正在闭门清扫,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让角落坐着的掌柜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今日虽有书生的搅局,生意却是日常的火爆,而且还意外的得了一百两黄金,这让掌柜眉开眼笑,合不拢嘴!

秋水无痕的双眸,冰冷冷的望着掌柜,一手揪住掌柜的耳朵,手法甚是娴熟不已!

“那书童是什么人?你竟然敢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讲皇子?这可是掉头的大罪!”

贵妇声音充满了担忧,手上用的力气也稍微的大了些,让掌柜疼的嘶哑咧嘴的喊着。

“娘子,我这是被一百两黄金懵了心啊,再说了,太子殿下在朝中也不怕那赵王吧,何必这么小心翼翼!”

贵妇看那自己的相公还是未知事情的严重性,放开揪住耳朵的手,双手摆开袖子,厉声道:“那书生讲完了是要远离京城的,拿着赵王的赏金远走高飞的,你这个蠢货!”

掌柜动了动眼珠,这件事来龙去脉都想了一番,惊声道:“上面要是调查下来,我该如何是好?”

掌柜胆战心惊的道,“娘子的意思是我卷入了皇室的斗争?没道理吧,我就收了一些银两,不对啊,岐王殿下人尽皆知,怎么还会让一个书童来造声势,我真是个蠢货,娘子说的对!”

想起刚才娘子的一番教训,忽然豁然清晰明了,自己这是被人利用了!

“那黄金该如何是好?”掌柜有些捏不住问道。

富贵看着华楼门外的街道,叹气道:“既然事已至此,静观其变吧,改日我以生辰之缘由请表哥到府上在仔细商谈!”

贵妇接着揪住掌柜的耳朵,厉声道:“还不跟我上去共枕?已经亥时了!”

“是是是!”掌柜低头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