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
作者:墨馈 分类:奇幻玄幻 字数:3252

第一章

作者:墨馈 分类:奇幻玄幻 字数:3252字 更新时间:2021-06-23 17:08:40

这个世界总是不分善恶丑美,每当曙光自天际洒向大地,在无数个阴暗的角落却仍有霉菌恣意增长。

黑夜降临之际,月亮镶嵌在深灰的画板中,云自薄光下微微飘转而过。

在几幢大楼间阴暗潮湿的巷子里空气中弥漫着的满是血腥味和腐肉味,在马路上车灯晃过的刹那间,杂物与垃圾留下残影。

急促的呼吸声和窸窸窣窣的噬咬声在这片黑暗中回荡。

“好吃么…”巷子里亮起一个一人多高的六芒星阵,幽蓝色的光照亮了这片月光所无法企及的地方,顺着幽光下,血液自地上汇起一片小湖泊,一具残躯横在垃圾之中,肠子被从腹腔中扯了出来,头颅滚落在一旁,月光下尸体皮肤满是被噬咬过的痕迹。

顺着法阵的幽幽蓝光,那是一件洁白的连衣裙,裙摆和蕾花镶边的裙口上都沾满了鲜血。

女孩的眼神由无助变为惊恐,手上还抱着半块被咬过的脾脏。

“流窜到这种地方,不累么?”法阵中走出一个男人,眉骨下的黑暗看不见一点眼睛的样子,却有一股如利剑般的寒光直刺向女孩颤抖的脸。

“我只是想活下去…我只是想活下去…”泪水从女孩的脸上滑落,落到地上暗红色的血水中,溅起一个不大的小水花,“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你已经死了,没必要再留恋这个世界什么东西,死人就该回到死人的地方,不是么?”洁白的月光下男人的鼻梁另一侧投下阴影,眉宇间透露出一种淡薄的寒意。

“我…”女孩低下头开始诡异的笑,再抬起头时,嘴角已经咧到耳后根,血水混着粘稠的液体在空气中拉起晶莹的丝线,“那你就去死吧!”

女孩一个箭步扑向男人,獠牙在月光下亮起阴森的光。

男人一个侧身拽起女孩的衣领将她甩向了墙角里的黑暗,暗红的光芒下女孩的肌肤开始腐烂,一条一条蛆虫从腐烂的肌肤里爬了出来,刹那间,无数只老鼠从阴暗处密密麻麻的爬了出来。

男人纵身跃向半空,地底穿起数道冰刺,女孩回身一闪,自墙壁处攀爬而上,所经之处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深深的爪印。

“姜泫,需要帮忙么?”在另一侧楼顶,一个小男孩坐在楼边处,甩着腿歪头问道,藏绿色夹克衫和娇嫩的脸颊上透着微红,睫毛下的眼睛悠着一种小孩子独有的光芒。

“用不上你,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姜泫召出法阵闪了进去。

女孩在楼顶间不断跳跃,月亮逐渐被云层遮住那仅有的光,城市的霓虹夺目,与女孩脚下所穿梭的这片楼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轰!”一阵巨响之下,楼层间穿梭出巨大的蓝色锁链,高大的冰墙自楼顶立起,女孩灵活的闪过所有攻击,血脚印留在每一处所经之地。

突然间,一根金色的绳索穿破冰墙直直的束缚住了女孩的手脚,女孩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手骨在没有肌肤的情况下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一条蜈蚣自女孩的眼眶里爬了出来,又从嘴里钻了进去。

女孩身边又亮起淡蓝色的六芒星阵,姜泫从中缓缓走出,望着女孩身上的绳索,姜泫微微回头,那是一双有着深褐色眸子的眼睛,眼神里没有一点点情感,额间垂下的发在风中飘逸。

“伏羲族不是不过问世事了么?怎么现在还和我来抢东西?”姜泫朝着空中问道,一道金光闪过,一个白发的男人微笑着朝姜泫走来,白色的长发下是一张略显高贵的脸,他的肩膀上站着一只鹰,月光穿破云层,又洒向了这片大地片片银辉。

“出来抓鬼,是族上长老的决定,其个中缘由,昆吾也不敢过问,要是触怒到共工氏的公子,昆吾向公子道歉。”昆吾朝着姜泫微微弯腰,对姜泫说道。

“算了,东西你带走就是。”姜泫微微抬眉,扭头准备离开。

“公子等等,氏族的小主人让我给你带份礼物,还望公子收下。”昆吾抬起手,一个精致的枣木匣浮现在姜泫的面前。

“替我谢谢你家小主人。”姜泫伸手取过匣子,消失在了蓝色的雾中……

[A市-卡尼尔红灯区]

在城市的繁华与喧嚣后,总是有着数不清的罪恶,不知为何世间的人们都喜欢给彼此展现光鲜亮丽的一面,而在这些光鲜亮丽的背后却又藏匿着令人发指的阴暗与丑恶。

“王处长,你怎么才来啊,最近来的一点都不勤了…你是不是又有新欢了?”一个穿着旗袍的妖娆女人自一栋闪烁着红绿光芒的楼里走出来,挽起门口豪车下来的油腻男人发嗲道。

“怎么会呢?你可是我的小可人儿,这几天忙着和家里那个臭婆娘离婚呢,今天这不一空下来就来找你这个小宝贝儿了吗?”王处长露出一嘴黄牙,敞开的西装内的衬衫被肉撑的仿佛随时都能崩开,每走一步似乎都会从身体的每一处毛孔流出油来。

“你可真坏……”女人像一只小猫一样伏在男人的身上,任由王处长肥大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荡。

在俩人的不远处,一个穿着道士服装的男人在红灯区的交杂的灯光下徘徊,民国当铺掌柜专配的眼镜和俩撇微微翘起的八字胡急剧喜感,风吹过,男人的道袍下滑落一张暗灰色的名片。

顺着月光,可以看见卡片上的字:「刘太乙占卜,算命看风水,驱邪调阴阳,认准刘太乙,电话1243788193」

“这位大哥,我看你眉间有黑气,浑身透煞,怕是有血光之灾啊…”刘太乙走向王处长,轻拍了下他的肩膀,王处长怀中的女人微微皱起眉头,撇了一眼刘太乙。

“滚你妈个蛋,再到我这瞎哔哔赖赖你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有血光之灾?”王处长呲开大嘴,一股烟酒气钻进了刘太乙的鼻腔。

“大哥你信我!”

“爬远远的!”

“的嘞!”

王处长喝退刘太乙,抱着怀里的女人走进了酒店的大门,不知城市中哪里来的乌鸦,从高楼大厦中穿梭,停在了酒店的门口。

刘太乙盯着那只乌鸦良久,摇了摇头,几株蒲公英顺着风落在马路上,一辆疾驰而过的车碾过,蒲公英失去了原有的模样。

推开酒店的房门,王处长急不可耐的把女人压在墙上,肥厚的嘴唇掠夺着女人娇艳的红唇,女人的全身都在抗拒,玉手推开王处长的占有,望着王处长被推开不悦的神情说道:“别…别急嘛,你让人家先洗漱一下嘛……”

“前几次了都让你跑了,这次还能上你的当?”王处长一把抱起女人,扔在了雪白的床单上,微黄的灯光落在女人身上,娇嫩的肌肤与雪白的床单仿佛融为一体,窗外的喧闹此刻都变得寂静起来。

“别……”女人还没说完,王处长便又一次扑了上来,用自己油腻的身体企图占有身下的娇艳。

王处长甩下西装,褪下自己最后一张人皮,肥腻的肉体如同屠戮场里刚剥下来的猪皮一般,肥大的舌头舔舐着女人的脸,女人的眼中流下一滴泪水,滑过眼角流在了床单上。

“啪”望着哭了的女人,王处长重重一记耳光撇在了女人身上,顿时,女人的脸上多了一个赤红的掌印。

“给老子装什么纯呢?你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嘛?不就是钱嘛,老子有的是钱!”王处长从西装里掏出一叠钞票甩在了女人的身上,“给老子伺候舒服了,要多少有多少!老子虽然是个处长,市长见了老子都得敬三分。”

说罢,王处长即将褪去女人身上最后一丝尊严,肥大的舌头几乎把女人每一处都沾染了腥臭味,女人脖子上坠下的项链上镶嵌的绿宝石开始泛起幽幽绿光。

王处长抬起身子打算解开自己的皮带,女人闭着眼,刹那间,滴滴温暖落在了女人的脸上,再睁开眼时,女人的眼前已是一片血红色,王处长的舌头从后脑勺被掏了出来,喷溅出的血染红了雪白的床单。

王处长瞪着眼,眼球仿佛下一秒就会从眼眶中脱落出来,一道明晃晃的光闪过,王处长的头颅与他那身体仅靠着仅有的一小片肉丝所相连,低低的垂了下来,整个尸体重重的坠在了地上。

王处长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修道士长袍的男人,左手上正是王处长那硕大的舌头和半个脑子,男人一把甩开手上的污秽,“轰”刹那间,那些污浊的东西在空中爆开来,血肉在房间里撒落的到处都是。

“雪…我回来了。”男人的帽沿下是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空灵的声音似乎从黑暗中的深渊里传来,回荡在这个满是血肉的房间里。

“南?”女人用手擦拭去脸上的温热,起身抱住了那副悬浮着的身体,下一秒,女人却扑了个空。

“我还不能让你碰到我,和我走,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你去哪了?我真的真的好想你…”

“别怕,我回来了,以后无论是谁,都不会从我身边带走你,我会尽我所能,把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

[A市-温莫社区]

这一片社区,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恬静,昏黄的灯光下,一只老鼠窜过街道,每家门前都堆积着数不清的啤酒瓶和废纸箱,云层与风伴舞,在社区外,亮着缤纷的灯光,车笛声伴随着人们的烟火气,仿佛是这片寂静中唯一的喧嚣。

再诸多相似的房子里,只有一间屋子仍亮着灯,房子里地上甩着一件道袍,一堆名片散落在乱成一堆的床上。

[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