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有点意思

作者:流年不逝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75字 更新时间:2021-07-07 21:38:07

路过德妃身边时,姬月浓的目光落在了她裙角处的位置。

那大约是个两岁左右的娃娃,攀附在她的腿上,试图抓着衣服往上爬。

因为那死状太过血腥,姬月浓只得别开脸,语气平静的道:“德妃,你曾经有过孩子吧?”

原本要开口刁难的德妃当场怔住,向来端庄的神情出现了丝错愕。

不等德妃再开口,姬月浓噙着笑继续道:“若是有空钻研这些,不如多抄点佛经给自己的孩子积德。”

语毕后,她也不等德妃有所反应,迈步平缓离去。

“等等!”德妃有些慌乱的追上,“皇后娘娘!等等!”

姬月浓回过身,“何事?”

湖中亭宴席上看戏的一众嫔妃们眸光亮了起来。

对嘛!

这才是德妃,哪有那么容易对付。

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向来眼高于顶的德妃,居然当众踉跄跪了下去,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利索,“皇后娘娘,臣妾……臣妾可否去你宫里坐坐?”

姬月浓不甚喜欢和人打交道,可看着德妃满眼热泪的期盼模样,她冰冷坚硬的心底不由得有些发软。

她抚弄着手指尖沾染的葡萄汁水,轻声道:“改日吧。”

德妃欣喜若狂,“臣妾多谢皇后娘娘!”

众嫔妃看着这幕傻愣的有些不知所措,这还是平日高高在上的德妃吗?

但只有德妃心里清楚,刚刚皇后和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若是要说这后宫里她最看不上的是谁,那必然是这新登后位的皇后。

庶出之女,又是姬家的女儿。

明明她才出身更为高贵,却只能屈居于德妃之位。

要是这新皇后没活过大婚夜就罢了,结果现在居然还得到了沈阉狗的庇护,享受着皇后的荣宠和地位。

凭什么?

论资格、论出身,她才是配得上这一切的人。

可刚刚她那一句话,就让德妃溃不成军。

没有人知道德妃这么多年是怎么苦熬过来的,也没有人知道她的女儿是在皇帝醉酒后活活摔死的。

德妃缓缓呼出了口浊气,眸光瞥向身后的妃嫔们。

“皇后娘娘说的话,你们总该也是听到了,本宫与她的意见一统,谁羡慕康王妃的荣宠谁就去争,只要你够本事四妃之位如今还空悬着,要是没本事就老老实实在这后宫里待着。”

原本还想着殷勤几句的嫔妃们都顿时止住了话。

她们不过也是想借着重规矩的德妃之口,好让新皇后能做主除掉康王妃。

可谁曾想这两位后宫品级最高的妃子,一位是懒得管事,另一位是突然间转了性子。

雅致简朴的书房内,香炉中点燃的熏香寥寥升起,有清新凝神之效。

俊美矜贵的男人手执毛笔,在雪白的宣纸上落下痕迹,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她就只和德妃说了一句?”

娇软的嗓音响起,“是的,千岁爷,皇后娘娘只和德妃说了一句。”

回答的人正是之前宴席上和德妃对呛的桑嫔,此时她穿着夜行衣,神色肃穆,完全没了白日之间的媚态。

沈薄书又问:“说了什么?”

桑嫔语塞。

正在落笔的沈薄书抬了下凉薄的眸子。

桑嫔惊得当即跪倒在地!

“属下失职,离得太远,只是听到了‘孩子’两字。”

“孩子?”沈薄书轻念了句,而后放下笔,“自己去领罚吧,三十杖。”

“是!”桑嫔不敢多言,而后立刻退下。

书桌静置的宣纸上,美人扶额的娇柔美态尽显,眉眼生盼,水波流转。

沈薄书只是看了眼画后,伸手将纸张抽离扔在了地上。

地砖上已经不知扔了有多少张,小小的积累着,但仔细看的话,作的画大多都是同一人的模样,只是不同姿态。

“没想到,还有点手段,德妃这个没脑子的女人,我期待你的表现。”

沈薄书看了看地上的画纸,眼神飘向了书架,像是透过书架看见远方。

栖凤宫内倒是一派朝气的样子,新来的两个宫女一个叫乔枝,不很惊艳,性格天真烂漫,整天笑嘻嘻的,另外一个暮夏,温婉的样子,话比较少。

太监小材子长得胖胖的,迷迷糊糊的,张益高高瘦瘦看着人精似的,徐立年纪最小看着最老成。

“娘娘,德妃实在欺你太甚,昨日那般做法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乔枝怼着小嘴说着,暮夏看了乔枝一眼瞬间低下了头。

姬月浓躺在贵妃椅,看着这个傻丫头笑说“德妃拿着自己资历高,分分被卖了都不自知。康王妃是这么容易撼动位置的人吗。我没有这个兴趣管她们这些破事。”自己被沈薄书盯着都还想好怎么处理呢。

“沈薄书这个阴魂不散都还没搞清楚呢”姬月浓轻声道

王四德从贵妃椅后飘出来说道“娘娘,九千岁势力广大,娘娘小心为上。”

姬月浓想到那阴气重重的样貌,马上打了冷颤。

暮夏见状“娘娘,奴婢给您拿个毛毯”姬月浓发现这个不爱言语的小婢女心思很细腻,以后要注意下。

暮夏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举动引起姬月浓的注意。

昨日皇帝说要过来栖凤宫,不知今日是否会过来,万一要是过来要侍寝怎么办呢,打晕他?毒死他?哎,要好好想下怎么样才能让皇帝对我失去好奇感。不然天天担心害怕也 不是办法。

怀安看娘娘皱起的眉头小声问道“娘娘,你有何烦恼?奴才可为你分忧?”

姬月浓看着着年纪小小就丧命的怀安,心想到赶紧把皇帝杀了,会地府去帮他们投胎转世,皇宫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本宫在想如何不让皇帝亲临栖凤宫”姬月浓烦闷的说。

“娘娘想的这个问题,奴才从来没想过,各宫的娘娘们都是想破脑子让皇上过来宫里,还没有听说过不想让皇帝过来的。怀安一脸惆怅的说。

姬月浓眼神坚定说道“本宫,在就是你看到第一个啦,一起来想办法,本宫不可能给着狗皇帝侍寝的”

夜色降临,在这看着寂静的宫殿里,一堆的小鬼在讨论着的时候,门口有黑影徘徊着,脸色急冲冲的,怀安一看,是小顺子,忙问到“你为何如此神色”

“怀安,快,皇帝已经在来栖凤宫的路上了,”小顺子急忙说道

话音还没落下。怀安和小顺子已经感受到 了龙气烧心的感觉,赶紧飘了回去,和姬月浓说了这事。

“皇上驾到”这边话音刚落下,宫殿外马上传来传告声,怀安看了姬月浓一眼,难受的速速的离开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