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予卿·情深流转

作者:金淇青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307字 更新时间:2021-09-29 22:51:07

今天下三分,一为言国,一为玄国,一为契丹外族。来人正是玄国晋安皇帝胄辛。

众人皆道天下谦谦如玉者当有二人,玄国之主静安,言国东宫太子宣德,一人温润如玉容颜俊郎,一人神色清冷宛若谪仙。

少时,不知是揽了多少闺中佳人倾心,误了多少人的大好年华……

胄辛朝着我走近,我面上虽看着十分风平浪静,可眸中难掩惊讶。

只见他剑眉入鬓,眸中带着星光与些许温柔。许是多年未见,我只觉得他还带着几许清冷凌厉。

温润二字,生生与他有些生分。

他打量了我顷刻,我见他不说话便强先朝他行礼“甘王殿下别来无恙,现下我也该唤你一声玄皇陛下了吧。”

胄辛见我抢先开口,眸中多了抹欣喜,但很快又暗沉了下去。“我还是喜欢你唤我一声胄辛。”

我低下头不再看他,也不知晓是否是心中的那份歉意在作祟。“那是以前,现下不同。我……那里敢对玄国陛下直呼其名。”

可紧接着他的一席话将我的歉意全部都覆盖泯灭。“你都知晓了吧,阿沁端于你的堕胎药是我给的。你被聂臻废位出宫那日为便在这守着你了,那人压根儿不配拥有你。他难道不知晓你为他做过多少事,你当年冒着死罪跑到玄国替他最疼爱的皇妹聂蓉做质子,若非我你便死无全尸。”

他许是以为方才他与阿沁说的话我都听去了,便开口解释。我却吓了一跳,“什么,是你?胄辛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管到我身上!殿下如何待我,都是我们之间的事何时轮到你来觉定我腹中骨血的去留。”

我只觉气愤将他骂了通,又朝阿沁吼到“好啊,我自小便将你当做极为知心的,你现在却串通外人来害你的主子。莫是看我被废了妃位,保不得你的富贵了,那你大可离开!”

我怒气冲冲的,胄辛脸上顿时露出悔意。我不等他说话便又道“滚!都给我滚!”

胄辛慌了阵脚,在他面前我该是从未如此。我转身要离开。胄辛却追过来抓住了我的手腕,我拼命的要挣开。他却一把拥我入怀,整个身子尽都被他拥着。

我很是抗拒,“放开!”胄辛却不肯松开,拥的更紧了。“冀央辞,我对你已经放过一次手,这次,聂臻既然放开你了,你现在便是我的女人!”我听他这话呆住了,从前我在玄国时他便是如此对我承诺的,可我最后终究是害了他。

我不说话了,他也不说话了。初冬的夜寒的厉害。他只笑着将我一把抱了起来。

我静静的看着他的脸颊,不知为什么似乎从十七岁第一次见他开始,每次我惊慌失措时胄辛总第一个出现护着我。

他总让我莫名心安。但,我不能再害他一次。

他将我送回了厢房,又替我掖好被子。正要走,我方回过神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角。胄辛欣喜非常,便以为我要与他说些什么,我待他离我近些反手便给了他一巴掌。“我冀央辞用不着是谁的,特别是你。”

他微勾了勾唇角。“你是用不着是谁的,可我是你的了。”

我不言语了,再没有看他一眼,眸中再没有一丝波动。

“我想带你回玄国,我不管你愿不愿意,都要带你走。你腹中骨血我也愿意将他当作亲生骨血把他抚养长大,你总也不想他生下便无父亲的照料吧。现如今你没了依靠,也没了母族,要怎么照料她?难道还要在这寺里待上一辈子不成。”他站在床畔朝我道。

我冷笑了一声,“带我回玄国?然后呢,我再与你满宫嫔妃斗个你死我活?胄辛,你要知晓我很累了,真的。如今的我不是你认识的冀央辞了,我就想寻个安安静静的地方晨昏暮鼓的过了残生。”

他双眸却如同一个漩涡要将我吸进去一般。语气带着万分的肯定“你会同我去玄国的。聘则为妻,奔则为妾。我记得你与我说过期待一场身着凤冠霞帔的大婚,聂臻给不了你的我给。我拿江山为聘。”

我知晓他这次不会放手了。

腊月的风最是凛冽,阿沁求着寺里的几个师父拿了几张宣纸给我将窗户边上的缝儿都给糊上,又在后山寻了些干木柴烧了些碳火放在屋子里,我才有了几分暖意。

虽隔着院墙,我也时常能听见些寺里来上香拜佛的香客的喃喃细语。

“哎呀,你们可不知晓,这废太子妃可是个厉害的。从前就是个耀武扬威的,莫说之前她给太子做侧妃时便常常对我等耍威风,现下被废了也不安生。跑到这清修的寺里勾搭男子。”

寺里的后花园里一群妇人七嘴八舌的议论我,我听见有人叫唤贺夫人便想到一个人来。那人姓杜,名妤,后嫁到夫家御史贺家,一众人都唤她声贺夫人。

刚才那帮子非议的话便因出自她口中。我曾记得还在闺阁做姑娘时,她还来巴结。那时我瞧不上杜氏这副刻薄嘴脸,狠狠的丢了她几回面子。

她气不过便四处说我坏话,搅的我名声败尽。我后来有了功勋她倒是又贴上来。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她还是这副嘴脸。我真狠不得去撕了她的嘴。

有一妇人听得她方才措辞驳道“哦,敢情你这贼妇人,原来是知晓这废妃在这寺里便带着我们来看这热闹。可话也不可这样说,废了她都只是太子的意思,陛下还未说话。毕竟她曾经救过驾,还替过容公主做质子。谁能料到过几日陛下不会让太子接了她回去?她还不照样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妃,享不尽的尊荣。我们还是少说些,罢了。”

“哪怕她!你瞧着她还能翻身?陛下你们又不是不知晓,最近年岁渐长身子越发虚了。谁知还有不有气力顾念着她,要是陛下还感念她护驾的恩情不早把她召回东宫了,你再看容公主素来与她交好吧?这么多天那来瞧过她,就连些吃食也没有送来过。”

“谁叫她为了尊荣连母家都可以舍弃,现在这样无依无靠还不是她自寻的。”

那群贵妇人东一句西一句的说着嘴,这都城里数不尽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

她们这些短见的妇人不是只瞧见了我曾经的尊荣就是只看见了我现下的落魄,她们那知晓这尊荣后都是九死一生。

我虽气愤也不好发作,她们这些黑心的妇人!若是以前我便要狠狠的给上她们几巴掌。花园离我的厢房极近,她们的话我都听的一清二楚。

杜氏接上话又道“你们呀可别说,要说这皇家可也是冷血无情的,这太子也是,好歹这冀氏是太子妃相伴过好几个春秋的。没想到这样无情,把她赶了出来。”

“我前些天见着了奈良人,可怜见的。果真是个可怜的,瘦的不成样子。果然是受了这个冀氏废妃的苛待,你说说这样娇媚的人她倒好动辄便要乱棍打死了。你们可知太子殿下后来骂她什么?说她啊是个蛇蝎心肠的毒妇。”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任他们说我什么都可以忍,但就是忍不了议论殿下。我将一头青丝都挽起了方走出去怒喝道:“放肆,太子是你你们这些贱人可随意议论的!”

阿沁不知什么时候正在花园门口站着,我看见杜氏的嘴脸这才明白杜氏的用心。这后花院离我的厢房极近,她方才那话是故意说给我听恶心我的。

我本不是个冲动的性子,只是杜氏后来的那席话狠狠的戳中了我的死穴,到现在我也没有改护着殿下的习惯。

杜氏许是未曾料到我会出来见她,但既然瞧见了正主免不了一阵奚落。“哟,太子妃娘娘――”杜氏扬长了音调,似笑非笑的道。

我未搭理她,只自顾自的道“你们些长舌的妇人,我今朝被废了,那也是皇家的事,那容你们说话。我是毒妇,你们尽管说去。可非议太子,就凭这一条你们的狗命便可没了。”

杜氏笑了笑,抬手抚了抚头上的珠翠。“冀央辞,你是那里来的傲气。你要知晓,你现在人人都可对着你踩一脚。一个废妃跑到这里叫嚣!”

“我是废妃,可我就算被废了也可引得这满京都的波澜骤起,更是也引得你们这些长舌的说嘴。说起来,我有过功勋,算的人物。你日后若落得我这下场,怕是万人唾弃的份。”我道。

杜氏虽比不得我嘴上的功夫,可现下也是不怕我的。“你好大的胆子!你现在以为你是谁,敢在我面前嚷!来人,抓住她,给我狠狠的打。”

杜氏叫嚷着,很快身侧便有几个婆子丫鬟上前来。阿沁见势头不妙便上前护着我,那知那些婆子力气大的厉害先是把阿沁给擒住了。后又把我给摁住了,一婆子抄了棍棒便要打在我身上,阿沁急忙吼到“放肆,我主子有………”

“阿沁!”

我知道阿沁想将我身怀太子殿下的骨血的事说出来,便急忙制止。

杜氏突然看向阿沁,“你家主子有什么了?莫不是你要拿你主子有了太子骨肉来诓骗我。谁不知晓,你家主子被前太子妃害的终生难孕。给我打,不消怕,有事我顶着”

我还有几分不甘心,“你岂敢动我!我虽不是太子妃了,可我还是陛下亲封的长安郡主殿下!”

杜氏捂嘴嗤笑,“是吗?郡主殿下,好大的威风啊。可惜也就是个好听的名号!”

阿沁见状急的眼角淌出泪来,眼见着棍棒要落下去了。突听得一声“住手!”

我还未看清来人,便见她走过去狠给了杜氏一巴掌,杜氏被打得朝身后一把栽了下去。

本来高高束起的发髻也散落了下去,顿时整个人显得狼狈不堪。杜氏和她身后的一众妇人急忙跪地行礼,“见过容公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