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如此退路

作者:小妖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08字 更新时间:2021-10-13 10:50:58

傅云净面色微冷,凤眸眯起,阴鸷得气场散播开来,沉声道:“那便多些小王爷提醒了。”

秦都未料想他一丝面子也不给,冷哼一声甩下帘布兀自离开了。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白茗忙紧张地问。

难不成秦都还要在路上截杀她不成?

傅云净叹了口气,不置可否:“怕是这一路都不会太顺遂了。”

话罢,倒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折扇微摇,端起茶盏饮缀着。

入夜,月色清凉,借着窗缝漏了一些进来,当真是月华如镜遥遥倾心。

白茗想着秦都的话心绪烦乱,又不敢睡觉,只能撩开帘布朝外看着月色转移注意力。

正想同傅云净说今日天上灿若星河,却忽的好似见到一个人影闪过,顿时身形一颤,紧张得忙躲回马车内。

“傅云净,我方才好似看到了……”白茗慌忙地指着窗外,摇着傅云净的手臂,咽了咽口水,“看到一个……人?”

说罢,她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那影子极小,而且速度极快,若说是人影,好似更像……一只兔子。

他也感受到她的迟疑,轻笑了起来,缓缓道:“当真?”

见他嘲笑自己,白茗瞥了瞥嘴,松了手做了个鬼脸,不料想手还未收回来,眼前傅云净巨大的影子笼罩过来,手臂也揽住了她。

等她回过神,人已经被抱着飞出车外,一双绣鞋踩在地上还有些腿脚发软。

再回头,方才好好的马车的车室后侧已是被熊熊大火包围了去。

“怎……怎么会这样?”白茗死死拉住傅云净的衣领不肯放手。

傅云净并未回答,仍保持方才揽着她的姿势,墨林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二人身后。

“去看看是不是秦都的人。”

“属下领命。”

他的面色是白茗从未见过的冷漠,一双本多情含笑的凤眸如今眼底只有化不开的冰霜一般,手臂也如铁索般丝毫挣不开半分。

见着墨林闪身而去,他才缓缓松了些力气,面色也恢复如常,轻声道:“莫怕。”

白茗也反应过来,心里料定必然是秦都,气的跳脚便骂:“这王八蛋竟敢放火!是想烧死我吗!”

见着她倒是没有被吓着,反而骂的起劲,傅云净也不知怎的哈哈大笑起来,半晌才笑着摇摇头。

“约是只想吓吓你罢了,你并无大错他终究不敢怎样。”

闻言,白茗翻了个白眼,嗤笑一声:“他也不怕我跑了,你在这里出什么事。”

他思忖了半晌,才淡淡一扯嘴角:“那他便会派人来救我。”

合着秦都只想置她一人于死地罢了,断断不敢碰旁人就是。

白茗自嘲一笑,兀自寻了一块大石头坐着,反正傅云净在这,善后之事也用不得自己操心。

果不其然,不过半个时辰,一辆马车就遥遥而来,停在方才已经烧剩一副骨架的马车旁。

墨林跳下来答了话,果然是秦都派人射了几只火箭在车室后,不过也今日而已,并未有过多命令。

傅云净吩咐了几句,领了白茗上了马车,留墨林骑马重新踏上归途。

白茗心中绷紧,怕纵火之事重新来过,整个晚上都不肯闭眼,直到回了府衙,这才一头钻进厢房入睡了。

傅云净则是回了书房,又掏出几只匣子,眯起凤眸冷冷盯着一本公文,不知是思忖什么。

“笙娘子可是醒了?”第二日一早,账房先生的声音便随着拍门声传进来。

白茗眼见着外面的天色方亮,自己还没睡几个时辰,顿时没好气得应了一声:“没醒。”

“可别同我置气了,”账房先生哭笑不得,“昨夜大人临出门前,让我将这几个铺子交予你呢。”

一听到铺子二字,她顿时转醒,眼睛睁的老大从床上跳起,随便扯了个外衣穿好就去开了门。

眼见着账房手里那一沓铺契,白茗几乎笑得合不拢嘴,一把就夺了过来。

“大人说,这些铺子他便是有些管不过来,想托于笙娘子,利润的话同你对分。”账房先生回想着昨夜他在半梦半醒之间,傅云净吩咐他的话。

“还有什么话?”白茗听着话茬似有些不对,冷静了些蹙眉问道。

账房先生眼珠缓缓转着,半晌才猛一拍手:“大人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说是让你小心些,别让这些也被烧了。”

“他人呢?”

“大人说他家中有事,怕是少则半月才会回来,一应事务也交由文书先生打点了。”

“知道了,你便去忙吧。”白茗应承了一声。

傅云净这般不知是不是因为昨夜之事去寻太子殿下了,想来也是自己不懂事,非要逞一时的口舌之快。

这叠铺契怕是他为自己留的后路,如今白菁嫁入侯府,他自不敢对整个白家做什么,若是想欺压自己,只不出府衙些时日也就罢了。

只怕要对自家生意动手,但如她有自己的行当,自然就可躲过一劫,傅云净此番也是替自己挡灾。

白茗这样想着,心中忽的一酸,兀自嘀咕了一句:“算他还有些良心,平日没有白白帮他。”

拎着铺契去巡查一番,约也花了三日有余,其中不乏几个十分赚钱的铺面,自然也有亏钱的买卖。

她便是偷偷去的,想着既是要祸害,就莫让赚钱的生意遭了灾。

只其中一家药堂,虽是赚的银钱不多,但老板人却十分心善,常为穷人赠医施药,口碑十分了得。

白茗特地避开了这家未入,生怕像上次一般有人在身后跟着她。

算好了账目,她便每日去那几家经营不当的铺子坐着,想着闲来无事便看看为何他们常年红字。

老板见着她,也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无奈道:“笙娘子,倒不是我们不尽心,只这几日您也见着了,人都不朝咱这屋里进啊。”

“我这几日便想想办法。”

话是如此说,平日里虽有主意的很,但绸缎这种未接触过的铺面倒一时也没有极有效的办法,只好去旁的铺子看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