嘱托

作者:杜宇声声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759字 更新时间:2021-09-29 20:47:00

穿过中庭,连个人影也没见着,书房的门还是敞着的,云笙以为他在里头,轻步走了过去,只是依旧不见人影。

那日这书案上有她放着的糕点,如今只剩下一个空碟子,炭上的锅还在,里面的粥却不剩了。

云笙心道这人怎这般随心,吃完了的碟子也不知道收拾起来,端起白瓷碟却有一个信封压在这下头。

上面是三个潦草的颜体—贺 亲 启,云笙心中好笑,约摸着他只记得蜀国皇室姓贺,却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留下这封信估计是知道自己常来他屋子里。

打开信封,上头写着:今日回京是想为祖母过寿,却未想到边关告急,府上人多我又不便露面,上头所想只能作罢,如今府上有你,还望常伴祖母身侧,以享天伦之乐。

“还有”两字落笔明显有停顿,墨迹都晕染开了,再往后写的字迹也端正了不少。

糕点和粥算我欠你的,来日偿还。

——陆北川 留

云笙将信封叠起收进衣袖里,又想起今日青竹说的话,陆北川今日回来应是没有得到梁王旨意的,这封信若是留下指不定日后会留下什么把柄,她犹豫着将信封取出来后撕成两半,只留下最后的话,其余都拿了火折子烧成灰烬才离开,而那个写着贺亲启的信封外壳也一并烧了。

北厢房,这里是徐夫人住所,午后略有些酣睡,一觉醒来竟已到傍晚,屋内燃着安神香,梨花木的家具上都能瞧出几分岁月沉淀。

文桐见徐夫人醒了便将帘子卷起来,“老夫人,今日姑娘来过了,她见你睡着便留下荔枝糕离开了,说是姑娘亲手做的。”

徐夫人看向身侧的糕点,白皙无暇,每个上头都用小楷写着一个“荔”字,秀气的很,徐夫人瞧出那是云笙的字样,拿起一块尝了一口,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其中还放了她平日里吃的补药。

文桐看见了糕点中的夹心,笑道,“还是姑娘用心,知道老夫人你不爱吃这些苦的补药。”

徐夫人眉眼多了几分哀伤,“与其说我救她,到不如说是她救我。”

“老夫人。”文桐知道徐夫人的意思,她满目不忍。

“当初我收到了蜀国王后的来信,犹记得信中字字恳切,请求我们看在当年蜀国保了我儿和儿媳尸体周全的份上,救了她们唯一的女儿。”

*

元和年冬,彤云密布,惨雾重浸。狂风卷着大雪铺天盖地的的席卷这整个上京城,须臾积粉,顷刻成盐。

风雪掩盖下,若不是文桐早在那候着,无人能听到大门传来的沉闷敲响声。

雪花席卷而来,吹的文桐睁不开眼。

“有劳嬷嬷等着。”

闻着声音文桐才看清了满身积雪的陆北川,她急忙说道,“快些进来,外头风雪大。”

徐夫人跪在佛像前念着佛经,听闻陆北川回来了,赶忙上前去看看,见他怀里抱着个姑娘还有几分不确信。

“这是?”

陆北川知道徐夫人的担忧,点头示意。

“她在暗室待了不少时间,哭了一路约摸着是发烧了。”

屋内灯火昏暗,外头阵阵狂风吹打着门窗,徐夫人如释重负,声音微颤。

“阿弥陀佛,我们永宁侯府世代忠良,上对得起朝廷,下对得起百姓,自问从未苛责于人,却唯独对不起蜀王夫妇,如今能救下他们唯一的女儿,自当好生养护,以慰在天之灵。”

*

梁国境外,北疆场上,陆北川握着酒壶站在凛冽的狂风中,旌旗猎猎,硝烟弥漫,前头便是杀了他生父母的仇人,北疆蛮夷。

林源踩着贫瘠的土壤,每走一步都发出盔甲碰撞的声音,他重重地拍了下陆北川的肩膀。

“徐老夫人的身体可还好。”

陆北川注视着前方喝了口手里的酒,身子暖和了少许,“时间匆忙未曾见到。”

林源本不想着急把陆北川叫回来的,只是朝廷派了人来,如果发现陆北川不在,还不知道要惹出什么是非,他顺着陆北川的视线一起看向前方,他明白陆北川心中所想,语重心长道,“放心吧,这个仇兄弟陪你一块报。”

陆北川锤了拳林源的胸膛,笑道,“难不成你还想当个逃兵。”

林源皱眉,“我说认真的,你别打岔。”

陆北川,“我也认真的。”

“你这个人。。。”

远处一匹马加快跑来,小兵还未等马停好就从上头跳了下来,跪在陆北川的面前,“将军,我军后方有蛮夷袭击,似乎是要烧了我们的粮草。”

远处传来战鼓声,陆北川再不见先前的玩笑,目光如鹰,唤来战马,一身纹蟒黑袍干净利落的上马,马背上他俯视大地摸了摸腰间长剑。

“他呼延毕的首级,我要亲自取下。”

马匹扬长而去只留下背影,林源叹了口气也跟了上去。

上京城里,中秋佳节将至,元娘准备了不少月饼,虽还未到节日,但是西厢房里早早就吃了起来。

正厅中堂,云笙正裁纸做孔明灯,青竹也坐在身侧,毛手毛脚的照着云笙手里的模样做,只有元娘一个人在忙着花灯。

青竹做到一半便没了耐心,她拖着下巴只顾欣赏着云笙的美貌,今日天冷了不少,云笙穿着云雁细棉衣,下着烟水百花群,一双杏眼专注剔透,脸上未施粉黛却温润动人。

“姑娘为何要在中秋的时候做孔明灯,我从前和将军出征的时候,记得这是蜀国百姓才有的习俗,说是为了把自己的思恋传达给想念的人。”

元娘白了青竹一眼,理所应当的回道,“我们姑娘自然是想念父母了,老爷夫人去世了那么久,姑娘自是舍不得的。”

云笙顿了顿,纤细的手指握着剪刀,随即笑道,“嗯,是在想念父母。”

元娘奇怪的看了看外头,“说来也是奇怪,往年这个时候陛下都会叫人带来口信,说些感谢永宁侯府的话,还有便是将军不日回京的消息,今年怎么还未听见动静。”

青竹也瞧了眼外头,“许是有什么事情耽误了。”

这边话音刚落,便有小厮跑来通传,说是陆北川已经回京了。

青竹惊疑,按照往年的规矩没有这么早的,“当真?”

“当真,公子此番和那北疆蛮夷对阵,大军压境,听闻那蛮夷狡猾,设了陷阱,带兵的将帅领着十万大军具陷入其中,险些全军覆灭,还是我们公子骑一匹骏马单刀直入,胁迫了呼延毕才救下了那十万大军。”

青竹惊的战了起来,“那后来呢?”

小厮道,“北疆蛮夷带兵后退了二十公里。”

青竹心中存疑,“这些你是如何得知的。”

小厮不好意思的挠头笑了笑,“小的有个哥哥,就是在公子手下当兵的,前些日子他书信回来,里头都写的明明白白的,小的听闻也没敢和其他人提起,这不是姑娘问了才敢说上一二。”

青竹这才信了,“那你可知道那个领兵的将帅是谁?”

小厮摇头,“这个信中到是未说。”

小厮又道,“宫里来的启公公前脚刚走老夫人便吩咐小的来传信了,叫姑娘去和她一起迎接公子。”

云笙放下手里的活计,“知道了,你去帮我和祖母说一声,我稍后便去寻她。”

“小的记下了。”

瞧着小厮离去,云笙眉眼低垂,羽翼般的睫毛遮住一双杏眼,比起青竹的高兴,云笙却显得寂寥许多。

元娘是家养的奴仆,自小便在这永宁侯府里,在她的记忆里云笙是从未和陆北川见过面的。

“姑娘这般知书达理,公子一定会喜欢你的。”

元娘和青竹都不知道云笙的真实身份,她们都认为,云笙就如徐夫人说的那样,只是一个养在別庄的孙女,因为战事纷扰,这半年才接回来的。

云笙轻笑,她明白元娘担心些什么,“元娘放心,我只是有些累了。”

青竹又坐到云笙身边,“姑娘若是见了我们将军,也一定会喜欢将军的,此番定是那个将帅不听指挥,否则以我们将军的才能,是万不会中了敌军的诡计,且一举灭了北疆蛮夷。”

云笙早不止一回听青竹说陆北川是如何如何的好了,她轻笑,“约摸着是这样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