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重生

作者:独角兽妹妹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2674字 更新时间:2021-12-28 17:50:11

高医生车子还未启动,温歌一半身子探了出来。

“怎么回事?”

她心中一惊,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还未等她下车,已经看见别墅门口有两个交缠的身影。

娇娇是试图对池清明上下其手时被反钳制住的。

由于丝毫没有防备,池清明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一柄尖锐冰冷的刀就抵在她的光洁脖颈上,娇娇立即将双手举起来。

“你是谁?你不是温歌,为什么出现在我床上?”

娇娇觉得哪里不对,那药发病时必定是六亲不认,池清明不但有力气与她纠缠,甚至还能认清脸。

这不可能!

她这份毒药可是精品,别说摄入那么多,哪怕摄入一点点,都会神志不清,任人摆布。

池清明这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他根本没中毒!

虽然一时想不清楚时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娇娇也明白保命为先的原则。

她声音抖开始微微颤抖。

“你别激动,我没想做什么,你先放开我。”

可惜池清明根本不为所动,甚至揽住她的手力道更紧了。

见此形势,娇娇瞬间冷了脸。

“你如果伤了我,你最爱的女人和你的两个孩子,都得死,刚才那间卧房我放了有毒的香薰,没有我的解药,谁都别想活着!”

池清明瞬间慌神,这属实没想到,一涉及到温歌和孩子,他就不得不信。

而温歌此时已经走到距离两人不远的地方,听到娇娇那句话,直到她是在撒谎,连忙冲着池清明大喊。

“她骗你的!不要!”

来不及了,池清明已经松了力道,握刀的手被娇娇反向一握,手与刀柄分离。

娇娇得到那把水果刀,又看到温歌作势要冲过来,心中的恨意瞬间爆发。

“好啊,又在我面前上演这种深情戏码,都给我去死!”

她将那把尖刀狠狠插入面前池清明的胸膛。

温歌眼睁睁看着那把剪刀没入男人的体内,渐渐有血顺着池清明的嘴角流出来。

“不——”

温歌大吼一声,刚赶到门口的陆之昂带着警察正好看见这一幕。

娇娇一见报了警,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刀,迅速冲着自己腹部刺去,然后背对着众人缓缓倒下。

在警察和陆之昂眼里,只看到两个受了重伤的人,完全不知道谁动的手。

“快!快叫救护车!”

警察迅速近身,娇娇立马指着一旁的池清明。

“他,他绑架了我要杀我,是他…”

温歌看着眼前气息微弱的男人,他的嘴唇蠕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只有那双沾满血污的手抚上温歌的脸。

这一抚,记忆如排山倒海般袭来,那阔别5年的时光,连带着之前的共同的回忆,全部记起来了。

“池清明,你撑住!没事的。”

话还没说完,温歌被一把拉起。

警察不准她再靠近。

“需要保护现场,请保持距离,在没查明凶手之前,谁都不准离开!”

很快防界线被拉起,温歌看着池清明,忍不住大声提醒,“他必须马上送医院!”

温歌话音刚落,一旁的陆霆突然向前跨了一步,拿出一个电子设备。

“我知道凶手是谁!我的摄像头都将刚才发生的一切拍下来了,警察叔叔你看!”

娇娇看着那个年幼的孩子,完全没想到他能有这么深的心机,顿时两眼一黑。

警察翻看了视频,果然,凶手是娇娇。

温歌顾不得那么多,迅速扑过去捂住池清明的伤口,她忍不住浑身颤抖,直到一双受拍了拍她的肩膀。

温歌回头,是母亲来了。

那一刻,温歌放声痛哭,再也没有什么比得上母亲的一个拥抱。

“温歌,我来替他止血,救护车马上就到。”

池清明是和娇娇一起被送上救护车的,已经完全处于休克状态。

一行人焦急的在外面等候,百蕊跟着手术,温歌反倒放心了些。

母亲总归会有办法的,当初自己已经只剩一口气,还是被母亲就回来了。

正当温歌思绪混乱时,突然,手术室的灯跳为绿色。

百蕊从门内走出来。

“怎么样,他还好吗?”

温歌激动得抓住百蕊的衣袖,对方沉默的表情似乎已经说明一切。

“不,我不信!他怎么会死!我不信!”

温歌发疯般拽着自己头发,四处乱撞,陆之昂连忙将她抱住。

池清明的尸体很快被拉了出来,百蕊对温歌说:“跟他告个别吧。”

蒙脸的白布被掀开,这个男人的身体再也没有一丝起伏。

温歌终于肯相信,池清明是真的死了。

“不——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老天爷这么对我!”

眼看着池清明要被推走,温歌突然冲上去,像是发泄怒气般,用力拽着那个床铺不肯松手。

“池清明,你给我起来!你精明一世被这么一个蠢女人骗了!你也是蠢货!你给我起来!”

“温歌…别这样…”

Sunny已经泪眼涟涟,她想上前去拉温歌,还未碰到对方。

只见温歌像是突然失去意识一般,瘫倒在了地上。

***

两年后

帝都陆家庭院内,今天是个大日子。

准确来说,是沈丛林的大日子。

他在被温歌拒绝了多次之后,依旧不依不饶的向温歌表白。

今天的阵仗是以往两年来最大的一次,陆家后院被布置的像是结婚现场。

自从池清明遇害后,温歌就得了抑郁症,同时伴随着失语症,那张脸上再也没有展现过笑容,即便罪魁祸首娇娇已经被判了刑,连她的家族也被彻查,彻底破产,这些都无法让温歌开心起来。

只有在面对自己一双儿女时,温歌还算是个正常人,只是依旧不会开口说话。

陆振华夫妇为了这个女儿也是操碎了心,经常跑到国外去求医问诊,只想治好温歌,可惜至今没有找到良方。

这段时间几乎只有沈丛林不离不弃的陪着温歌,一晃就是两年。

当舒缓令人动情的音乐声响起,当沈丛林再一次跪倒在温歌面前,献上那枚独一无二的戒指。

温歌看着眼前的男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彻底失去了池清明。

即便如此,她也完全无法接受正在表白的沈丛林。

她的心已经完全被池清明占据,再也放不下任何人。

正当温歌想着如何拒绝对方时,身后侧门处有汽车的引擎声。

温歌转过头,看见自己的父亲搀着母亲下车。

另一辆车下来一个身形瘦削的男子,他手里捧着花,带着遮脸的口罩,看到温歌后竟然狂奔着过来。

连沈丛林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那身形,那眼神,竟然像极了那个人!

温歌也彻底愣住了。

直到那股木质香气随着男人靠近的距离越来越明显,温歌猛然站起身子,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她的眼泪顺势而流,几乎不受控制,同时脚下一软,眼看着站都站不住。

男人瞬间便接住温歌的身子,双手揽在她的腰上,一张口,温歌哭得更厉害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

温歌伸手拿下他的面罩。

看见池清明正勾起唇角对自己笑。

温歌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自己父母。

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百蕊叹了口气,走近几步。

“当年那一刀,我不确定是否能救活他,只好骗你,再转移他到国外治疗,好在如今终于有了成效。”

池清明点点头。

“我差一点就死了,想到你和孩子,我挺过来了。”

温歌嘴唇轻轻颤抖着,她想说点什么,最终全部化作泪雨簌簌而下。

这简直像是一场梦!

还未等她张口,池清明单膝下跪,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从怀里掏出一枚精致的戒指,深情款款的看着温歌。

“过去的池清明已经死了,现在是一个全新的我,温歌,你愿意再次嫁给我么?”

所有屏气凝息,温歌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平复自己的情绪。

终于说出两年来的第一个字。

“好。”

在众人欣慰的目光里,池清明与温歌深情相拥。

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全文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