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还是把他牵扯进来了

作者:梦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74字 更新时间:2021-10-28 19:05:46

二叔将儿子扶起,扫视了一圈在场所有的人。

他原本以为会有人出口帮他的,可是没有想到沉默了这么久,居然没有一个人肯为他说一句话。

“你们之前不是答应我的一定会帮我的吗?为什么这个小丫头片子说了这么几句话你们风向都变了!”

他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模样。

大厅里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再说一句话。

二叔冷哼了一声,阴冷的视线转向了谢承治。

谢承治一脸平静,面色阴寒,看得二叔心里直打颤。

他知道自己理亏,更何况是求人办事。

他吞咽了一下口水,带着儿子骂骂咧咧离开了韩家。

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他一起离开。

他们刚走出门,就被青云候的人给堵住了。

青云侯的人二话没说,上来就把韩儒江给挟持住带走了。

二叔吓傻了,急忙又哭喊着回去找韩科和谢承治。

韩筱雅从东营回到将军府,一脸愁容。

幸好他是个大将军,不需要在人前卖弄,否则还真的要穿帮了。

急匆匆地回了家,问了家丁,这才得知原来韩筱雅去了韩家。

“清早便有人来叫夫人,也不知道所谓何事,不过看样子挺急的。”

徐飞解释了一句。

韩筱雅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难道韩家出事了吗?

韩筱雅心下一慌,很担心哥哥和父亲,于是便带着徐飞去了韩家。

韩府。

与她记忆中的样子别无二致,只是看见那门楣,便勾起了她一段伤心事。

她总能想到自己死之前的凄凉景象。

“将军,你怎么了?”

徐飞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她的思绪还停留在死前的那一片冰冷上。

韩筱雅恍然回过神儿来,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

她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无人问津的韩筱雅了,没有必要如此感伤。

想到这里,她便抬脚走了进去。

熟悉的道路一如往常,就连那些仆人也没有变模样。

他加快脚步,来到了大厅里,远远的便看见了谢承治站在那里。

韩筱雅快速走近,靠近谢承治这才发现她的脸色十分难看。

“怎么了?”

她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谢承治只好说了大致的情况。

“还有,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要掺和进来!”

谢承治叮嘱韩筱雅不要掺和这些事情,否则将引火烧身。

韩筱雅听了事情的经过,也觉得这件事情十分棘手。

看到韩筱雅来了,二叔狂奔而来。

“救命啊!救命!”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他的儿子是如何的冤枉。

而事情的经过,其实谢承治早就已经告知。

他那个儿子向来都是酒后胡言,如今说了这样一番大逆不道的话,自然应当承担后果。

否则,下一次还指不定会闹出了什么样的乱子呢。

韩筱雅锦皱着眉头,却面上阴寒。

他知道谢承治的担忧,不能因为一个人连累了两家人。

父亲也面露难色,他向来不喜欢给女儿添麻烦,这一次一贯的没有开口。

旁边的爷爷几次三番的求父亲出言帮忙,可父亲都无动于衷。

爷爷无奈之下只好自己开口。

“将军,您在皇家也有些人脉,我们这些人中只有你能见到皇上了,你看看这个事儿,你能不能帮帮忙啊?”

他一把年纪也甚少求人,如今言辞恳切,只想救一救他那不争气的孙儿。

韩筱雅有些犹豫,但是她不知道该怎么救,她是不太了解谢承治之前的人脉,但是知道谢承治和青云候向来不对付。

况且这件事情并不只是求情便能轻而易举解决的。

他知道谢承治之所以会拒绝,并不只是因为跟青云侯不对付,更重要的是不想把这件事情让两家同时承担。

他身为将军,这件事情只是一个说辞,未必就会牵涉其中,顶多会挨一顿责骂。

可是韩筱雅他们家世代经商,在朝廷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帮臣,若是掺过仅此事里来,难免不会受到株连?

韩筱雅心中跟谢承治想的一样。

她不能害了谢承治,害了将军府。

父亲一脸沉重,爷爷更是悲从中来。

大厅里洋溢着全都是沉重的气氛。

韩筱雅心疼父亲,但是她不能太自私,如今皇上十分忌惮谢承治,若出口帮忙,指不定会遭到什么祸害。

他不能为了一己之私,毁了谢承治的前程!

耳边是二叔那悲悲戚戚的声音。

他攥着韩筱雅的衣袖,哭天抢地的哭诉。

整个大厅里全都是他鬼哭狼嚎的声音。

“够了!”

韩筱雅听得心烦极了,他大声呵斥。

二叔听到声音,这才噶然而止,停住了哭声。

韩筱雅的视线落在了谢承治的脸上。

他的眼神之中带着一抹担忧和愧疚。

谢承治一看这个眼神,心下立刻明白了,他下意识地走上前一步,想要阻止韩筱雅说下去。

可韩筱雅却率先开了口。

“这件事情我不会帮忙,但,我能帮你把韩儒江的命留住。”

说完,就赶紧拉着谢承治一起离开。

马车上。

气氛很凝重,与在大厅里别无二致。

只是少了二叔那哭天抢地的声音罢了。

“你为什么最后还是选择帮助他?难道你忘了你二叔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吗?”谢承治有些不明白,他不明白为何韩筱雅还要帮忙。

她二叔曾经害韩家差点破产。

这也就算了,当年的事,更是让韩科差点死在牢狱之中。

“我自然没忘!”

这样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忘得了?

“既然如此,难道你打算以怨报德吗?”

谢承治追问。

韩筱雅摇了摇头。

“我知道这件事情我不应该帮忙,我对二叔那个人还是很了解的,帮他解决了这件事情,说不定还会有别的麻烦。”

他就像一个无底洞,永远都填不满,甚至里面随时很有可能会丢出各种各样的麻烦。

“那你为什么……”

闻听此言,谢承治更是不明白韩筱雅为何会这么做。

断然拒绝变好了,为何突然转言说要帮忙?

幽幽的叹息声,从韩筱雅的嘴里吐出。

“你不知道我二叔的手段,他向来深得爷爷奶奶的喜欢,这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爷爷奶奶又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理?”

刚刚在大厅上谢承治也看到了爷爷,对这件事情极其上心。

想来只要二叔恳求,他必然不会坐视不理。

“父母恩德我无以为报,至少不要让他们为此事所累,爷爷喋喋不休,父亲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件事情总归要解决的。”

韩筱雅抬眸,眼中满是愧疚。

“对不起!把你也连累进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