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彻底报复

作者:梦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180字 更新时间:2021-11-04 23:10:27

眼看那刀剑愈发逼近谢承治,冬梅的瞳孔放大,拼尽了全力想要挣脱束缚,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往下落。

谢承治脸上无半点惧意,却知避不及,认命的阖上了眸子。

预想中的疼痛并未传来,一个宽厚的身体将自己死死护住。

他惊诧的睁眼,看到了自己的脸。

韩筱雅!她竟……

锋利的剑刃戳穿了她的左边肩胛处,顿时一片猩红。

肖刚也怔愣一瞬,随之发出癫狂一般的笑声:“谢承治,为了你这小夫人竟如此奋不顾身,当真便宜了我肖某人啊。”

得意不过一瞬,阿洛和徐飞冲出,趁其不备将其余土匪那些制服。

肖刚见状,来不及思索,拔腿便跑。

“夫……将军!”

谢承治扶着她的手在微不可查的颤抖,“军医!找军医啊!”

冬梅被方才的画面惊得呆愣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没了束缚,快速跑去请来军医。

“你别睡,清醒一些,军医马上到了。”

谢承治轻声说着,语气已却已经极其慌乱。

韩筱雅痛苦的呜了一声,忍着手上的剧痛,大脑去越发混沌,想抬手又没了力气,抬眼瞧见他的模样,瞥眉嫌弃道:“你这幅表情做什么?”

顶着她的脸,眼里泛起红血丝,属实不太好看。

她眼皮子抬上抬下,反复几下,终是合上了。

韩筱雅!

谢承治张了张嘴,喉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他狠狠咬了咬牙,让一旁的阿洛一同搀扶着将人扶回了床榻上。

军医很快来了,步履匆匆,嘴巴那小撇胡子都在抖,也只有手上还算稳当的搭在韩筱雅的脉上,“将军倒是没有中毒,只是伤的深,流了血,这失血过多,身上发热……”

“长话短说,说清楚了!”谢承治压着一股怒气,冷呵出声。

军医都给吓了一跳,“待我开副药,一日三回给将军服下,好好调养便没有大碍了。”

谢承治眼中泛红,“徐飞,你去亲自盯着。”

徐飞哪有不从的,带着军医下去抓药。

冬梅肿着眼睛道:“夫人先休息吧,奴婢在这候着将军。”

谢承治绷着唇角,冷声,“我守着她。”

他这一守便守了一天一夜,韩筱雅昏睡着,药喂不进去,便由谢承治一口一口慢慢地喂,之后更是不敢合眼,给他换药、擦汗,握着她的手,一刻也不敢放。

到了次日,床上的韩筱雅才终于咳嗽几声,睁开了眼。

看见床榻边眼下乌青,满脸疲惫的自己的脸,还有些恍惚。

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水。”

谢承治连忙去给她倒水,韩筱雅强撑着要坐起来,撑到一半又跌了回去,顿时砸的后背也是一疼,又是几声咳嗽。

“咳咳咳……”

谢承治心里更是急,怒道:“你知不知道你先前在做什么?要是那剑再偏一些,进的不是肩胛,而是……你该怎么办?!”

韩筱雅小口小口喝着水,觉得喉咙舒服了些,才转眸看向他,“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体,才不是为了救你。”

面上这样的无所谓,握着水杯的手却紧了又紧,努力板着一张脸冷声道:“倒是你,不讲信用,都没能好好保护我的身体。”

谢承治一噎,他哪里看不出,韩筱雅这是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安慰他呢。

他又何尝不心疼?

可见了她的伤,见她昏迷不醒,就像是那把剑已经插进他的胸口,在里头搅弄一样。

他声音低了几分,带着些许的暗哑,“韩筱雅,你到底为什么……”

韩筱雅直直看着他。

他抿唇,“罢了。”

手边暗自握紧,不管如何,他要肖付出代价。

“你好好休息,之后的事情,我来处理。”

韩筱雅也正有此意,唤了外面的冬梅,让阿洛和徐飞过来。

两人来时还一直担心,见韩筱雅已经醒了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如今我负了伤,怕是不能很好处理各项事务,还有肖在虎视眈眈,我们要做好万全准备,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切都要听少夫人的。”

两人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旁边静坐的谢承治,到底忠心耿耿,从不反驳谢承治的决策,点头应下。

谢承治将韩筱雅扶着重新躺回去,低声道:“你好好休息。”

便带着阿洛和徐飞出去,又唤了冬梅进去照顾韩筱雅。

“阿洛,将将军受重伤的消息散播出去,务必要让肖一行人听个真切,还有,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大部队明天就要开始攻山了。”

阿洛一愣,“少夫人,这可行吗?”

阿洛没想到韩筱雅一开口就是这样的决策,“若是有人趁虚而入可如何是好?”

谢承治冷笑,“要的就是他们‘趁虚而入’。”

没等阿洛再说,他又紧接着道:“不只要让他们知道,还要大张旗鼓的,让他们觉得我们毫无戒备,自信狂傲。”

阿洛越发诧异,却见他用轻柔的女声,指点江山般的沉声,“明天你就带着大部队从东面走进商云寨,再往东边绕一圈,之后再抄另一条路回来,但是切记,回来的路千万不能被发现了。”

所以其实,要去攻打桑云寨的事情是假的,其本意,是为了让他们相信他们要攻上山,从而落入他们的圈套里。

阿洛眼睛一亮,忍不住夸道:“少夫人好计策。”

谢承治摆摆手,让他下去准备了。

第二天,阿洛便带着大批人马大摇大摆的,从东面上了桑云寨,一路上就生怕别人不发现,甚至还整整齐齐的喊着口号。

肖刚的手下很快察觉到,连忙前来禀报,“听他们队伍里有人说,是谢承治受了伤,生怕误了事情,所以急着要灭了咱们寨子呢!”

他轻嗤了一声,“怕什么?他们有多少人?”

“瞧着整个大部队都来了,而且全都从东面,并未分散。”

手下如是回答。

肖刚直接扔下手中的酒碗,大笑一声,“没想到谢承治如此自大,受了重伤还敢吩咐人这般大张旗鼓的登山,真当老子是纸糊的吗?“

“弟兄们,备好武器,组好人马,他们从东面上来,咱们就从北面下山等活捉了那谢承治,便喝大酒庆祝!”

众手下高举酒碗,“是,咱们大干一场!”

处于备战状态的他们自然也没发现,从北面气势汹汹过来的阿洛一行大部队,居然没多做什么,徘徊了三个时辰,而后才从另一条小路回到了他们的营地。

营地中,谢承治又让徐飞集结了剩下一些人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