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她成了谢承治,他成了韩筱雅

作者:梦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55字 更新时间:2021-10-24 21:49:25

“将军!将军!快醒醒,今早上有早朝,老爷说你得先去书房见他一面!”

喜房内,彩绸犹挂,锦被内歇着新婚夫妇,晨光透帘而入,照了满地黄金。

韩筱雅记得自己已经死了,没想到死后还要被人扰了清梦,于是抄起手旁玉枕,正要将吆喝的人摔打出去,谁知还没动手,身侧却突然传来到凉凉的答话。

“知道了,先退下吧。”

女声清冷如珠玉落盘,尚带着慵懒之气。

韩筱雅顿时停下了动作,愕然睁大了眼,睡意散到了九霄云外。

她听到了什么!

那是她……自己的声音!

可她分明……尚未开口啊。

背后骤然爬上层凉意,韩筱雅倒吸了一口凉气,战战兢兢地回转身,再看到身后那张面孔的刹那,险些直接从榻上摔下去。

“你是谁!”

答话这人,竟然顶着她的面孔,就连颊边那两颗小痣,都与她别无二致!

谢承治当头被砸了个玉枕,伸手拦下枕头的时候,却看见了自己纤细的手指,指若青葱,其上的刀茧无影无踪。

“你先等等。”

他再次开口,依旧是熟悉的女声,忍着强烈的异样感,谢承治拨亮烛火,抬头时正好望进一张仓皇的脸。

一张像照镜子一般,仓皇的脸。

“你,你!不能是鬼吧!”韩筱雅只当自己是到了地府,一面质问一面往后挪,“扑腾”一下摔在了地上,一回头看见落地黄铜镜,惊呼声才戛然而止。

镜中俊逸的男人顶着张慌张的脸,显得莫名有些滑稽。

她怎么……变成谢承治了!

“老天爷啊……”

一炷香后,谢府的大将军和少夫人终于双双冷静,然而对面而坐片刻,韩筱雅却还是忍不住偏过了头。

“……将军?”

她有些犹豫地试探道。

对面顶着韩筱雅壳子的谢承治一脸矜贵从容,闻言淡淡应了声,似乎并无几分慌乱。

韩筱雅只觉一阵齿冷,忍不住继续探究道:“那将军可知,今年是哪年?”

谢承治闻言有些匪夷所思:“庆宏二十八年。”

韩筱雅一问就知道,两人确实还是从前的两人,都带着之前的记忆,只是这时间……

她顿了顿,清了清嗓子,意有所指地扫了一眼婚房:“将军,你确定吗?”

闻言,谢承治的视线一飘,落在了床前大红的喜字上。

少顷,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惊异的光。

世上少有如此的异事,她同谢承治,竟齐齐回到了五年前,他们大婚的那一日。

韩筱雅回过神来,一筹莫展地一抬头,却正好对上了另一个“韩筱雅”情绪复杂的眼,她不曾在自己的面孔上看到过这样的神色,于是不禁一愣。

“将军?”

得到的回复却莫名有些喑哑。

“你为何……不唤我夫君了?”

夫君。

韩筱雅顿时一怔,记忆被这一声“夫君”绕回了那年的红烛喜堂。

是啊,从前,她确实是唤谢承治夫君的,但后来世事蹉跎,她没了希冀之心,谢承治常年征战西北,自此,出口寒暄的,便成了冰凉的“将军”二字。

韩筱雅飞快掠读往事,回过神来时,面上已经恢复克制又冷淡的笑意。

“婚事既成,将军便是我的夫君,何须日日挂在唇舌呢?”

前世自从两人生隙之后,韩筱雅待他一直是冷漠的,谢承治对她亦如是,两人虽然挂着夫妻的名号,在偌大的谢府中却是形同陌路,平日里,就连笑容都是吝啬的。

如今两人虽然互换了壳子,但仍带着上一世的记忆,该有的陌生与冷淡,还是一如既往。

眼见一场对话又要陷入僵局,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徐飞叩响门板,神色焦急:“将军,等不及了,再不去书房给老爷请安咱就要赶不上早朝了!!”

谢承治闻言似乎无声低叹了口气,正要掀被起身,却被一旁的韩筱雅按住了动作。

“将军忘了?”

说完,她便开始在榻边屏风上寻找谢承治的衣裳,而后者则在榻上看着韩筱雅换上内衫,套上外袍,轮到腰带的时候,分明一筹莫展,却还强撑着摸索。

直到谢承治霍然起身,十指轻挑,慢条斯理的帮她理好了腰带。

外边的徐飞见没动静,忍不住又扬声催促了一句,韩筱雅这才意识到,她现在用的是谢承治的壳子,可是她根本不会当大将军啊!

此一去,不是露馅就是出丑。

见她停下动作,谢承治保持着环住腰背的姿势,轻声在她耳畔劝道:“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今你是将军,我来做少夫人,我的身份特殊,要处理的事可能有些复杂,现在只能劳你去应付一二了。”

韩筱雅被耳畔的香风吹得一阵战栗,摇头刚想要拒绝,谁知谢承治却攥着她的腰带轻轻推了一把,门口的徐飞见人影晃来,赶忙急匆匆地推开屋门,将自家大将军迎了出去。

韩筱雅何时被人这么拥簇过,同手同脚地跨出了门槛,险些成为第一个被门绊死的将军。

谢承治在榻前望着她的背影,又过了一会,才面色麻木地迎来了进门伺候的婢女。

“小姐,不,该改口了,少夫人,您可算是醒了,咱们还得去给大夫人行新妇礼呢!”

与一头雾水的韩筱雅一样,谢承治一个常年征战的将军,对内宅家事,同样也是一窍不通。

于是只能冷着一张脸,任由面前这个似乎叫“冬梅”地丫鬟伺候更衣。

新妇的发髻复杂,还得簪着重重叠叠的发饰,谢承治冷着脸看着冬梅把自己插成了一只孔雀,只觉得头上像是举着个鼎,前年军粮吃紧他同将士们一道去搬运米粮的时候都没这么头疼过。

“少夫人,今天咱们可得好好打扮,可不能让大夫人看不起咱们!”

说着又要将一支繁复的步摇往谢承治头上插。

“住手!”终于,隐忍已久的大将军忍无可忍,他抬头径自摘去了大半的金银发饰,只留一对成婚前自己送到韩府的对簪。

“这便够了。”

“少夫人,这可怎么行!”冬梅不由哀呼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