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保护好自己

作者:梦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04字 更新时间:2021-11-07 21:25:11

冬梅将车帘掀起一角,瞧了一眼,疑惑的瞥眉:“这来人上前就自曝家门。”

谢承治阖着眼帘,心中已经了然,薄唇轻启:“哪里叫什么陈玉。”

韩筱雅扫他一眼,并未作声。

反倒是冬梅,眼里闪过一丝莫名:“夫人,你怎识他名讳?”

在她记忆中,跟随了韩筱雅这么久,嫁入将军府前甚少出闺门,更未见过那丞相之子。

韩筱雅轻笑,“夫人既是要代我管家,这些来来往往的人自然也会知晓些。”

冬梅也未深思,笑了笑,也替自家夫人感到欣慰。

徐飞将帖子递了进来,韩筱雅随意过了目,递给冬梅收好,“许是我们阵仗过大,让他提前听到了风声,不过也不便推脱了。”

谢承治这才睁眸,带了一丝笑意:“将军不想前去赴约?”

明知故问。

韩筱雅暗自娇嗔他一眼,他从未识得这些官场中人,也并未做足功课,若是漏了马脚,岂不是让人生疑?

“不愿去便不去了,无碍。”

冬梅听得云里雾里,纵然思索不通,但见两人夫妻情深,自是喜悦。

很快来到城内知府大门前,一眼便看见了扬州知府李瑜,带了一波人在此等候,一旁还站了一位衣冠华服的青年男子。

下了马车,李瑜热情迎接,韩筱雅状作游刃有余。

小桃被提前安排在马车上,此时也未下来,可听见李瑜的声音,她便忍不住的捏紧了拳头,恨不能当即拔剑冲出,好在理智尚存,咬牙忍受。

忽地,那华服男子开了口,微微作揖:“将军,别来无恙。”

韩筱雅神色一僵,并不识此人,当即挑眉轻笑,拿出谢承治曾经寡言少语的款来,不接他话茬。

谢承治轻轻凑到他耳边:“这便是丞相之子陈元生,不必理会。”

她了然,轻轻点头,李瑜见状,笑着欲要将几人引进府中,“将军和夫人当真恩爱,羡煞旁人。”

韩筱雅微微扬唇,摆了摆手:“毕竟新婚,便让夫人一道随从了,不过今日天色渐晚,本将军想先带夫人歇一歇,待知府准备好,我们随时可以上路回京。”

李瑜犹豫着,又怕惹他不快又怕自己怠慢,但是陈元生却接了话去,“将军和夫人一路奔波劳累,不过我让酒楼做了些吃食,想给二位接风洗尘,吃些再作歇息吧?”

虽是询问,却直接招呼人前去打点,丝毫没给韩筱雅拒绝的机会。

一行人适才前往李瑜安排的驿站。

刚进屋内,韩筱雅便沉沉的吐出口气,本想问他自己有无需要注意到地方,身旁的谢承治却将门带上,径自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还有他自制的暗器,递与她。

“这是作甚?”

“夫人可要将武器收好,以备不时之需。”谢承治给她演绎了一番暗器的使用,那镖在空中旋转一番,陷入木桩子内,那桩子登时四分五裂。

韩筱雅更加疑惑了,拿起那东西瞧了瞧,“怎的忽然给我这些东西?莫不是你预感有什么危险了?”

谢承治点点头,倒了杯茶水给她,“小心那陈元生,在外我不便与你解释,那人与我一向不对付,今日等在知府,又大献殷勤,想来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他知那邀请贴起不了作用,因为我压根便不会去。”

韩筱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他继续道:“平日陈元生也不会轻易出现在我面前,定是有其他缘由让他非要见到我,你一切多加小心便是了。”

说到此,他仍旧眉头紧锁,站起身来草草写了一封书信,示意阿洛尽快赶来扬州,复吹了个哨子,一只白鸽从窗户飞进,带走了那卷起的纸张。

韩筱雅未多问,只是见他这模样,心中也隐约不安,她知晓,谢承治是因担忧自己,才让会阿洛赶来,加一重保障。

虽不知晓他和陈元生之间到底有何间隙与矛盾,但连他都不清楚今日的缘由,那定时上一世并未发生过的。

自重生一世,许多事情都在冥冥中发生了变化,两人都没有办法掌控事情的发展,只能多留个心眼,莫要中了奸人的计谋才是。

目光交汇,心灵相通,皆是想到一处去了。

“怕吗?”谢承治轻声问道。

韩筱雅摇了摇头,莞尔:“你在便不怕。”

是了,两人在一起那便是最好的,无论发生何事,都算不得大事。

酒楼中,陈元生与李瑜先到,谈笑风生的落了座,等待间,两人不时向外张望。

“你可有把握?”

“知府大人莫要一脸愁容,待一会儿先瞧瞧情况。”

陈元生风轻云淡的抿了口茶,与李瑜脸上的焦急有着鲜明的对比。

“你竟如此冷静,若他谢承治今日不愿松口合作,我们的账目没办法对上,进贡之物也丢失,朝廷那头知道了,我们可一切都完了。”李瑜撇着眉,嘴边那两撇胡子显得却各位喜庆。

陈元生看着他忍俊不禁,便抬手给他将茶续上,面上怡然自若,“知府大人,且宽心,若他今日不愿与我们合作,那便让他有来无回,并不是难事。”

李瑜却被他这模样吓到,险些惊的跳脚,“那可是朝中一品大将军!如何敢做这事?”

“你怎的如此胆小?往日做那些事时可未曾见你畏畏缩缩。”陈元生不悦的扫了他一眼,指了指一旁的纯银酒壶,“这酒中我做了机关,只要他不同意,轻轻一按便成了毒酒,叫他今日定命丧于此。”

“可……”

他又将李瑜的话打断:“一品大将军又如何?不过是个胸无点墨的莽夫,将军死于战场的事还少吗?要瞒过上头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一向与那谢承治不和,却吃了几次亏,便也暂且将心中那口气咽下,今日既是有这机会,那他定不惜一切把他拉到自己的船上,看谁敢下。

再说,有个一人之下做丞相的父亲撑腰,自然是没什么可怕的,瞒天过海也不是何难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