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皇上想要借刀杀人

作者:梦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05字 更新时间:2021-11-08 23:55:01

无论办得好与不好,皇帝那头绝对会有微词,设身处地一想,既要办好也不能让皇上起疑,谢承治当真为难。

见她面色凝重,谢承治轻笑了声,将她推到床榻边坐下,“夫人,可莫要忧心,此事好办,我们需先查清贡品的位置与其是否丢失,才可进行后面的谋划。”

他怕韩筱雅第一次处理这样的事情,会感到无措,便移开了话茬道:“今夜月色正浓,你夫君我也馋了些酒,此时晕晕叨叨,想与夫人一同睡上一觉。”

话中暧昧,韩筱雅听出来了,呆愣的看着他。

“不过过去你夫君我还能努努力,这番交换了,怕是要劳累夫人了……”

“谢承治!”韩筱雅羞恼的唤了一声,脸上浮出一抹羞红。“你休要在说了。”

“哈哈哈哈,夫人可千万别与我生气,只当我多喝了酒,胡言乱语吧,二来要因陈元生一事有得劳累呢,还是早些休息吧。”

谢承治笑意渐浓,伸手捏了捏他的手。

韩筱雅娇嗔他一眼,方才还说清醒的很呢,转眼又说自己吃多了酒,醉酒之人皆是如此吧。

外头忽然传来响动,一声声哨响让她一瞬恢复了神色,疑惑的起身到窗边探出脑袋去查看。

谢承治坐到桌边,漫不经心的到了杯茶水,幽幽出声:“若那是敌人前来,此时夫人你头上定多了支箭羽,将你伸出的那脑袋四分五裂。”

“啊!”韩筱雅被那语气吓得缩回脑袋,气恼的看向他,“怎的又吓唬我!”

谢承治低低笑着,心情属实愉悦,摆了摆手将他招过来,“那哨子声是阿洛的,他们已经到了。”

“怎的这样快?”

他们不过前去酒楼吃了餐饭,算上那白鸽飞行的时间,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我们来的路上耽搁了些时日,路程实则不算远,夫人聪慧,可是今日吃了酒转不过来了。”

他已经开始说起了胡话,韩筱雅扶额,不再与他争辩。

天光乍破,叽叽喳喳的鸟叫唤醒了床上的人儿。

韩筱雅起身,发现错过了晨练的时辰,身边也一片冰凉没了人影,小桃与冬梅亦见不到人。

“徐飞,夫人他们呢?”

徐飞抹了把热汗,“我瞧着夫人一大早就带着她们上街了。”

韩筱雅便也不再管他,带着徐飞前去找了阿洛几人商议接下来的事宜。

街上车水马龙,叫卖声不绝于耳。

一小厮远远的瞧见了在街上走着的韩筱雅,还有她身边那位……

一刻也不敢耽搁的赶回了知府,找到李瑜。

“当真没看错?”他登时警惕起来。

“确实是那小桃,就跟在将军夫人身边。”

小厮一再确认,试探的询问出声,“可要将她一举拿下?”

“且先别动,细细盯着,瞧她与那将军和夫人是否会做什么事,一一禀报。”

李瑜惯性的摸了摸胡子,一脸沉思,可如何也记不起昨天她们队伍里有小桃这个人。

他再不敢耽搁,匆匆出了府。

来到熊家府邸,李瑜只身进入,避开了耳目,见到了熊成奇。

“知府大人,今日怎么有空前来?”

熊成奇身材肥硕,声音浑厚,随时一副目中无人的模样,见了李瑜也并未有不同的恭敬。

李瑜扫他一眼,开门见山道:“我的人见着小桃了。”

熊成奇一愣,大笑一声,“她竟还敢回来?有胆,不愧是我瞧上的女人。”

“事到如今你还这般,你可知她是与谁一道来的?京中一品大将军谢承治,你可识得?”

“那又如何?他管的到我熊成奇的事?”

听着此话,李瑜不禁冷哼一声,若不是此人时常向府中送些好处,他定不会做这等无知之人的庇护所。

“他可是战功赫赫,皇帝面前的大红人,若要你命,如同捏死蝼蚁一般,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熊成奇这才摆正脸色,满脸疑惑,“你的意思是那小桃攀上了这大将军?”

“今早我的人见她与那将军夫人走在一处,想来便是了,只是不知,她会不会提起那事,十有八九是会说的。”

熊成奇还不太放在心上,甚至嘲笑起李瑜的一脸愁容来,“说了便说了,你又怕什么?”

“若那将军要给她报仇,你觉得你我能跑得了?”李瑜一摆手,“不与你绕圈子了,现下最稳妥的就是先除掉这个丫头,一了百了,若是那谢承治当真替她寻仇,我那边的大事更加难办妥。”

到那时,他可找不到地方哭,若因为面前这个蠢货的劳什子糟心事毁掉自己的前途当真是愚蠢至极。

“你说便是,要如何做?”

熊成奇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知道他出不了什么注意,李瑜来时已经想了一路,将计划告知,两人脸上露出势在必得的笑意。

“那你负责将她引出,剩下的我来解决。”

熊成奇拍着胸脯保证将此事办妥,结束了这次谈话,李瑜也没心思与他周旋,立马打道回了府。

谢承治带着两人回了驿站,韩筱雅已等候多时,却并未过问她们去了何处。

她本该一早就起看看暗影,可又不敢独自前去,还是等到了谢承治一同前往。

一支暗影有十二人,各个都跟地狱里走出来的浴血凤凰似的,其可怕程度韩筱雅虽没见识过,却也听闻过。

今日一见,她也是铆足了劲让自己不露怯,指了指带头的血影,“你派几人跟着那陈元生和李瑜,去了何处见了何人一一记下,再留下四位保护少夫人,找两人去追查贡品的下落,越快越好。”

一一指派了任务,他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对上血影那双眸子,心中一咯噔。

她当真第一次见一双眼睛能透出这样强的森冷之意。

直到离开暗影处,心情都未能平静。

谢承治瞧出她的所想,手抚上那手以示安抚,“暗影是皇帝精心训练出来的,说地狱走出来的都不为过,人却誓死衷心一人,实则没那么可怕,放宽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