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无法拒绝的诱惑

作者:梦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04字 更新时间:2021-11-09 23:13:51

韩筱雅呼出口气,扯了扯嘴角:“我只是从未见过那样的眸子,打心底里散发出的寒意。”

谢承治温热的手轻抚上她的肩,宽慰了几句,两人回了驿站。

短时间内那二人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动作,但那日酒楼一事许也惹急了陈元生,不时就递拜贴前来邀请谢承治前去叙旧,都被韩筱雅一一推辞,那头估计免不了跳脚,她便让人更盯得紧些。

李瑜那人较为谨慎,一时间也难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韩筱雅在屋内束手无策之际,一只暗箭“咻”的直直从窗外射了进来,插在房内的木头桩子上。

自做了这大将军,不时便要被这些莫名其妙的暗箭吓到,奈何是京中传来的消息,她也敢怒不敢言了。

打开信封一瞧,她不禁抿起了唇。

“肖刚一众人等在压回京中过程中,在城外不慎被人劫走,走时狂妄放言,似是要寻将军报仇,还望多加小心,若再次见到肖刚,务必量行将其带回!”

韩筱雅后背忽地一凉,仿佛肖刚那凶狠的眸子正在背后盯着她一般,令她喉间一噎,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原仇人遍地是这般滋味。

她仅是经历了一个肖刚与陈元生,就觉棘手,心中压力倍增,怕稍有不慎就被人从身后刺穿,可谢承治这么多年,都是如此过来的罢?

静默了良久,谢承治赶了回来,步伐有些慌乱,“夫人,你可接到消息了?”

话音刚落,扫到桌上那封书信,吐出口气道:“阿洛也接到了消息,肖刚跑了,许是要冲你来。”

若阿洛并未被他传召回来,而是押送肖刚,许就免了这一层险境,可终究是不能两全。

韩筱雅朝他莞尔:“匆匆赶回来便是为了这事?”

谢承治忽地拉起她的手,面上浮出一抹歉疚,语气也低了几分:“夫人因我而置身险境,如何能不担忧?”

“若他当真寻上门来,这不是有暗影他们吗?”

谢承治却神色认真:“暗影既是被派去调查了,剩那四个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我已经交代阿洛和徐飞了,让二人贴身跟着你,一步也不能落下。”

“你现在可是个妇人家,不该先担心你的身子吗?”韩筱雅轻笑一声,试图缓解他紧绷的情绪。

那几位暗影她只见过一次便觉靠得住,肖刚那样粗鲁蛮横的人定无法近身才是。

谢承治却不知如何与她解释,那肖刚并不似外表那般胸无城府,反之相较一般人来说也算是有勇有谋了,前几次栽跟头是因为他注定要输在自己手上,可此次逃脱却偏离了上一世的轨迹。

他自是对韩筱雅忧心不已。

“将军近日是否带小桃上了街?可否乔装过?”韩筱雅移开了话茬,替他倒了盏茶。

“未曾,是那小桃说想到街上走走,我才随她去了。”

谢承治从怀中拿出一把折扇,递与他,“瞧着不错,便给你带了。”

韩筱雅不及打开一瞧,便皱起了眉头,“若让知府的人发现她可如何是好?”

“尽在掌握。”

不过是他放出的倒钩罢了。

看他胸有成竹的模样,韩筱雅才未追问下去,把玩起那扇子。

敲门声兀自响起,传来小桃的声音,“将军。”

“进。”

她跨进屋内,行了一礼:“夫人也在。”

“可是有何事?”韩筱雅收起扇子,正了神色瞧她。

小桃点点头,“我来是想与将军讨半日出去一趟的,主要也是想祭拜一下死去的亲人。”

韩筱雅点点头,也不拐弯绕子,“我让暗影跟着你,也有个照应。”

她赶忙摆摆手,“不,不必,多谢将军思虑周全,但小桃想独自前去。”

韩筱雅瞧了谢承治一眼,见他毫无反应,纵然不放心,却还是应下,“那你速去速回,莫要多停留。”

小桃心中一暖,道完谢离开之际,传来将军夫人不咸不淡的声音,“任何事情切勿冲动。”

那步子只顿了片刻,坚定离去。

陈元生府上。

“哗——”

茶杯被掀翻在地,四分五裂。

陈元生面色冷沉,听着派去的小厮回来汇报,谢承治依旧不见他,心中怒意四起,更是想到了那日酒楼一事,眼中火光滔天。

一脸上有条长长刀疤的男子走到门边便瞧见了这一幕,叹息了一声,作揖道:“公子,我回来了。”

看见自己的心腹陈达,陈元生瞬间站起身来,面色冷凝:“如何?”

陈达脸上露出笑意,脸上那疤痕显得格外可怖,也开门见山道:“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若那谢承治依旧不愿松口,此番必尸横这扬州城。”

陈元生一扫阴霾,心中大感痛快,大掌一挥,“你也辛苦了,快些回去歇着,接下来你我还有仗要打。”

“何需我们亲自上场,倒不如隔岸观火来得舒坦?”

陈达莫名一笑,惹得陈元生也大笑了几声,当即让人将知府李瑜请到府中。

李瑜知晓是有关谢承治的事,来得极快。

“知府大人啊,我近日可谓是寝难安,食难咽啊。”

“下官又何尝不是?”李瑜叹息一声,目光炯炯,“陈公子这边可是有何进展了?”

陈元生似笑非笑,挥了挥手,登时有两个小厮抬了个箱子进来,盖子一掀,里面是那金灿灿和白花花的银两,像是还在反着光。

李瑜愣了,却两眼放光,“这是……”

陈元生瞧他一眼,走到箱子旁,漫不经心的拿起一块在手里把玩,“这里可是足足五千两黄金,知府大人,你看了可有心动?”

“绕是圣人,又如何能拒绝这样多的银钱?”

得到答案,陈元生狂放大笑,“那便是了,谢承治那个家伙,既不是圣人,又怎么可能拒绝?”

李瑜当即了然,抚了抚胡须,扬起唇来。

陈元生此举,想来也是最后一次试探了,但却也是极其希望要那谢承治成为自己战壕中的一员。

若再不成,谈不拢,那便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