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她曾这样受尽屈辱

作者:梦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15字 更新时间:2021-10-25 18:46:27

谢承治却已一身轻松地起身,一振衣裙,潇洒地走出了房门。

“少夫人,慢步谨行!慢步谨行!夫人临行前叮嘱的规矩可不能忘了!”

冬梅见自家夫人健步如飞,慌不择路地跟了上去。

檐下的新燕被三俩惊起,今日的谢府难得热闹。

谢府的另一角,韩筱雅同样也不好过,一路上,徐飞的嘴就没停过。

她先前只知道徐飞是谢承治近侍,却未曾想过对方竟能聒噪至此。

更何况说的还是一些她全然不知道的事。

韩筱雅听得尴尬,只能应付着答,实在答无可答尴尬一笑,边上的徐飞竟然惊得后退三丈。

“将军!你怎么了!”

韩筱雅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声蠢笨,赶忙端上冷艳的架势,冰冰凉凉地扫了徐飞一眼。

徐飞这才拍着胸脯惊魂未定地走近,在一旁碎碎念道:“我还以为将军是抱得美人归太兴奋了,兴奋傻了呢,毕竟——”

“毕竟什么?”

徐飞的话停在一半,韩筱雅却被勾起了好奇心,她心跳错了一拍,正要开口追问,徐飞却领着她转过了回廊。

书房到了。

“属下不敢乱说啦!”

徐飞笑眯眯地给自己掌了一记嘴,安静地退到了一旁。

韩筱雅则看着入府多年却没来过几次的书房,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书房内,当朝太傅谢金书已然等在砚前,他已换好朝服,正在研墨临帖,似乎叫谢承治前来,只是临时起意。

“父亲安好。”

韩筱雅硬着头皮进了门,规规矩矩地行了礼,谢金书落下最后一笔,才施施然抬起了头。

“为父如今真是请不动你了。”

韩筱雅前世对这个公公其实一直不太熟悉,闻言后背一凉,不知该作何反应。

所幸下一刻谢金书自顾自地把话头接了下去。

“为父知道你与韩家的这门婚事来的突然,但你也知道,为父年轻时,你韩伯伯救过我的命,那时候我们便说好了,两家若得双子双女,便结为兄弟姐妹,但若是得一儿一女,便遵循因缘际会,结为夫妻。”

这事儿,韩筱雅也知道,她知道谢承治非轻易不开口的秉性,所以依旧沉默做答,以不变应万变。

谢金书看了他几眼,似乎并未察觉到什么异常:“更何况,娶了韩家女,对你也有好处。”

是啊,若不是有利益纠葛,谢承治或许也不会娶她。

不自觉地,韩筱雅又想起了前世的凄苦结局,不由心中一痛,眼底一片茫然。

父子俩的对话也在此刻结束,韩筱雅松了口气,但是面对谢府门前来迎她上朝的马车,她还是由衷地打起了退堂鼓。

前世她虽然也颇富才学,但终究不是像领兵打战,入朝为官这样的才学,如今赶鸭子上架,她又该如何自处?

……

慈宁院外,已到正堂的谢承治似有所感,有些不安地往府门的方向望了望,然而下一刻,他便被劈头盖脸的疾声怒骂扯了回来。

“新婚第一日请安就迟到,这就是做我谢家新媳的态度!!”

堂前,杨淑华愤然一拍桌案,平日慈爱的面庞上满是怒气。

谢承治望着往日里从未对自己有过半句重话的母亲,生平第一次,有些不确定地掐了掐眉心。

面前这悍烈妇人,当真是平日那个只总是和声细语的相府主母?

“还愣着做什么!?难不成还要我这个做婆婆的亲自来给你这做媳妇的敬茶!?”

谢承治皱起眉毛,心头挤着不少问题。

身后的冬梅却在这时轻轻顶了顶她的后腰。

“少夫人,敬茶呀,快敬茶!”

谢承治这才拖着有些繁复的衣裙,接过冬梅接好的茶水,矮下身将茶水托举过眉头。

他不知女子敬茶的细节,只能用军中拜师的礼节,哪知这一举动落在杨淑华的眼中就是大逆不道,后者当即震怒,狠狠一甩巴掌,打落了谢承治手中的杯盏。

“哗啦”一声,滚烫的茶水一大半浇在了皮肉伤,一双白皙的手被烫得通红。

谢承治风里雨里厮杀惯了,虽然不觉得痛,但是想到这滚水是浇在韩筱雅的皮肉上,不禁皱起了眉头。

“韩家的人教给你难道就是这些规矩!?”杨淑华接过一旁万文柔递来的帕子,嫌恶地擦了擦手。

“也难怪,当初要不是韩科挟恩图报,我儿也不至于娶你过门,首富又如何,教养出来的女儿一股子铜臭味,一点规矩都没有!”

“母亲!”

谢承治听着杨淑华折辱韩家,忍不住低声呵止道。

杨淑华自小教养他不可背后与人是非,今日却大嚼韩家口舌,他仿佛从未认识过这个生养自己的女人,胸膛中一阵心寒。

“怎么?现在知道叫一声母亲了?”杨淑华看到了他眼底的怒意,却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晚了,今日我就要给你立立规矩,来人呐,给我按着她跪下,新媳妇不跪婆母,那就是大逆不道!”

说罢,边上的万文柔立马叫来了下人,一面看着“韩筱雅”被众人按压着下跪,一面阴阳怪气道:“姐姐可不要怪大夫人严厉,这也是为了你好呀。”

万文柔玩弄着自己猩红的长甲,眼底俱是得意的笑意。

“姐姐可是少夫人,没理由连这点苦也受不住吧!”

谢承治看着眼前幸灾乐祸的女人,像是看见了一个画皮妖精。

当年若不是圣上旨意,他也不会将此女收入府内,这些年来,万文柔在他面前一直温良恭俭,毫无越矩之处,他便也给她不少赏赐。

谁知一朝重生,这万文柔撕破了温良表象,皮内竟然藏着个蛇蝎。

能对未来的当家主母这般欺辱,这万氏能是什么等闲之辈?

“既然不会跪,那就在这里学着吧,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谁也不准让她起来!”

杨淑华说完便坐回到了美人榻上,边上的奴婢摇着小扇,万文柔则陪侍一旁,一直说着一些哄杨淑华开心的无关痛痒的话。

堂前两人和谐相处,堂下的新妇却只能跪着受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