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不是将军

作者:梦悠悠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2029字 更新时间:2021-10-25 18:47:50

谢承治将紧攥的拳头收至袖下,突然想起前世偶然那几次回府,看到的韩筱雅面上麻木又有些哀戚的眼神。

那时候的她,是不是也刚领教过这般的折辱,却因着长幼尊卑,不敢反驳,亦不敢反抗?

谢承治想,他原本甚至很自信,以为自己能给韩筱雅幸福无忧的生活,可是他发现韩筱雅不快乐,于是开始猜忌对方是否另心有所属。

两人谁也不开口解释,于是终成困局。

但现在一看,这经年的困局,其实另有起因,只是当时的他不曾注意罢了。

韩筱雅,你从前到底过的都是怎样的生活。

婆母不喜,妾室不敬,夫君……亦不闻不问。

“韩筱雅……”

谢承治低声轻喃,心中一阵钝意。

在谢府内宅中,你是如何过了这五年?

现如今身份对调,莫非是老天不忍,叫我易地处之?

谢承治看着两面按着她脊背的刻薄婢子,心底暗火顿起,当即将满地碎瓷一扫,一个回旋将两人摔打在地。

“反了你了!?”

杨淑华一口蜜饯卡在嘴里,见状愤然而起,怒目圆瞪。

万文柔亦做出了副以身相护的模样,拦到杨淑华跟前,帮腔道:“姐姐这是做什么?难不成要忤逆尊长吗!?”

“长幼尊卑自在人心,岂有你一个妾室在这搬弄是非!?”

谢承治凤目一敛,面色不善地擦了擦衣袖上沾着的茶水。

“姐姐这是何意!?”

万文柔本以为这新入府的韩家小姐是个软柿饼,谁知一捏,却碰着了个硬钉子。

“你需得给我牢牢记住了,韩筱雅是将军夫人,谢府少夫人,而你只是个妾!”

谢承治沉着脸走到她跟前,眼底碎出寒意。

他在为她打抱不平!

即便换了个壳子,但常年沙场征战的血气仍在,万文柔被他眼中的警告神色惊得一颤,莫名想起那位无事不入后院、视她如无物的铁甲将军。

“大夫人!”

她正要告状,谢承治却已忍无可忍地挥袖将人摔在了地上。

“你!!”

杨淑华见自己的爪牙受累,起身就要叫骂,谢承治却已在这时起身,他凉凉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语气平淡。

“来人,将地上收拾了,母亲若是心火旺盛,还是早些回屋里歇息吧!”

说完,便逆着晨光,大步走出了慈宁院。

……

在谢府门前的时候,韩筱雅差点就和马车执手相看泪眼了。

还是徐飞无意间提了一句“将军今日上朝怎么不觉着烦了”。

她才福至心灵,反问了一句。

“这朝……非上不可?”

徐飞闻言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将牵着的马绳脱手扔下:“早说嘛将军,我就不早起收拾自己了,您常在西北,不常回京,陛下允您无事可不早朝,您从前不也经常告假不去吗?”

谢天谢地!

韩筱雅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收回踩到马车上的脚。

“那就走吧,我现在改主意不想去了!”

说罢,回府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

她在做韩筱雅的时候,在府中可没收到过这么多敬重的目光,一路越过长亭,她遇见了问候的老仆,殷切请安的丫鬟,还有一个搅着帕子期期艾艾寻来的万文柔。

“将军,妾身可算是寻着你了!”

想起前世的种种恩怨,韩筱雅慢下了脚步,五指骤然合拢。

不同于往日见到她时的蛇蝎嘴脸,眼下的万文柔浓妆艳抹,裹挟着一阵香风,脚步极快,在将将要扑进“谢承治”怀中之时,对方却无情地往后退了三步?

“将军?”

谢承治从前待她冷淡,但她毕竟是皇上送进谢府的人,在人前总会逢场作戏一二,但今日——

万文柔看着“谢承治”眼底的漠然和鄙夷,咬着唇瓣强挤出一个笑来。

“将军莫不是受了姐姐的气?”

心慌的同时她却还不忘离间:“方才姐姐可是在慈宁院里大闹了一场呢,大夫人不过是想教他些规矩,她却以德报怨,竟作势要动起手来,妾身怕姐姐闯下破天祸事,上前想拦,谁知姐姐竟将妾身推到了地上……”

“妾身倒是不疼,但只怕大夫人寒了心呐!”

万文柔刻意揉了揉自己摔红的手腕,声音颤颤巍巍的,像是有无限委屈。

韩筱雅闻言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万文柔的构陷,而是因为讶异于谢承治的直来直往。

前世她为了不得罪杨淑华处处小心,结果这一次错位重生倒好,谢承治一来就帮她将这位谢家主母得罪了个透。

“这就是他说的当好我的少夫人——”

韩筱雅倒吸了一口凉气,也懒得再和万文柔牵扯,于是冷着脸哼了一声,便径自将人绕开。

不顾万文柔在身后哀切的呼唤,她一路回到自己在谢府的院子。

进门的时候,谢承治正在院子里练剑,利索的一个剑花却因为不结实的臂膀显得有些勉强。

边上的冬梅却早已看傻了眼,绣花的手险些扎进肉里。

“将——夫人!”

韩筱雅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赶忙快步上前,伸手按下了谢承治手中的剑。

“回来了。”

对方却只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去上朝?”

韩筱雅提起这事就是一肚子暗火,凑到谢承治耳边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将军莫不是忘了,臣妾不会骑射,亦不领兵打战,如何进宫面圣?”

谢承治向来如此寡言少语,且从不将她的事放在心上。

从前偶尔盼到他从西北回京,两人在院中商谈,然而一个擅文一个擅武,往往话不投机,初见时一眼惊艳早随着相对无言磨砺殆尽。

韩筱雅说完这句,自嘲般笑了笑,正要抽身离开。

谁料对面的谢承治却在这时无声地攥住了她的广袖。

“我会教你。”下一刻,他在韩筱雅的手心写道。

后者讶然抬头,顿时四目对望。

冬梅见两人气氛不同寻常,自觉地低着头退了下去。

韩筱雅愣了好一会,才怔怔然点下了头。

谢承治从不食言而肥,于是当日午后,两人便避过众人耳目,前往城外校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