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故人

作者:轩轩是锦鲤呐 分类:古代言情 字数:3917字 更新时间:2021-11-22 19:41:37

南宫泽眯起眼睛,问:“你是谁?”

看眼前的男人一脸的激动和悲怆,南宫泽虽然猜到他可能是他父亲的旧识,却没有轻易放松警惕。

陆龙泉泪流满面,道:“少将军,我终于等到你了啊少将军!”

他竟然跪下,冲南宫泽磕了好几个响头。

九倾瞧这阵势都瞧得愣了,南宫泽让九倾扶他起来,他因失血过多而面色苍白,但是却挺直了脊背,目光凌厉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叫我少将军?”

陆龙泉道:“我是老将军的副将,陆龙泉啊!当年付仁宗设计陷害老将军,我等拼死才逃到这片山中,付仁宗他害死了老将军,害死了我们几万兄弟!我和幸存的几个兄弟就留在这无名山上落草为寇,招兵买马,我们不打劫商贾民众,只是拦朝廷的车马……”

“你等等。”九倾却道,“你说你是老将军的副将,可有证明么?”

陆龙泉道:“我有老将军的信物,一块印玺!”他让人去他的马上拿印玺,泪流满面地对南宫泽道:“老将军他死得太冤了,少将军您一定要为老将军报仇啊!”

“你说是付仁宗害他。”南宫泽目光深暗地道,“那你倒是说说,他具体是怎么害他的?”

陆龙泉抹掉了脸上的眼泪,说:“少将军您受了伤,我先让人给你包扎。”

“不必了。”南宫泽淡淡道,“我夫人的医术,恐怕比宫里的太医还更好。”

陆龙泉一愣,自然不信,他只道自己是还没取得南宫泽的信任,便道:“当年异族入侵中原,付仁宗派老将军去镇压,我们共带领了两万兵马,联合原先边关的兵马,一共也有十五万人。哪知等我们带兵赶到了边关,原先驻扎在边关的兵马却不见人影……”

这段往事对陆龙泉来说显然是道疮疤,他才开了个头,眼泪就又淌了下来。

“我们只以为是出了什么意外,死守关外,不肯将那几十万大军放进国门。付仁宗说已派兵来增援,结果我们等了两个月,的确等来了十万精兵,却竟是和异族合作,一块儿围攻我们!”

陆龙泉哀痛道:“老将军他起先还以为是朝中的对头作祟,没想到抓了舌头审问,竟是那付仁宗亲下的旨意……两个月的断粮死守,老将军亦陪我们一起挨饿,受此打击,没多久就去世了。”

九倾倒抽了一口气,道:“皇上他,他竟和外族人联合杀本国的功臣?”

这也太昏庸了吧!

陆龙泉泣血道:“两万人!两万亲兵!!我们被杀得措手不及,根本无反抗之力。最后我带领数十弟兄,一路奔逃,逃到这无名山上。那会儿无名山上有个贼窝,我们将那贼窝剿了,痛吃痛饮了一顿!宴席上,立誓要让付仁宗付出代价!这么多年我们就在无名山上招兵买马,截杀朝廷官员,只等时机成熟,就揭竿而起……少将军!您当年年纪尚小,如今你终于长大成人了,我听说付仁宗派你来剿灭我们,就派了我儿他们来摸你和夫人的底,确认了你们的身份,我才好来与你们相认!”

南宫泽眼珠子都红了,寒声道:“你是说,当年我父亲战死,不只是因为军需供给得不及时?”

“当然不是!”陆龙泉道,“那付仁宗把罪名都怪到户部和工部上!其实就是他下的命令,老将军根本不是战死的,而是被气死的!!他一心为朝廷奉献,一生忠心耿耿,没想到竟然换来了这样的下场,帝王亲自和异族交易,就为了置他于死地!”

陆龙泉身边的小兵已替他将印玺取了回来,陆龙泉恭敬地将印玺交给南宫泽。

南宫泽仔细一看,这印玺是真的。

“南宫泽!”九倾敏锐地发现南宫泽身子一颤,只是很快又被他给忍住了。

“我一直都知道他多疑。”南宫泽不怒反笑,只是这笑意却让人毛骨悚然!“他如何忌惮我,算计我,我都记得父亲的教导,没有真起谋逆之心!”

可是想不到,他父亲竟然是这样被人害死的,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被自己忠心的君王给气死。

何其的讽刺?!

南宫泽闭目,一阵晕眩。

陆龙泉忙关心道:“少将军,我这就派人送你回去,你这伤太重了,需要将养几日才能好。”

九倾却动作很快,从怀里取出个盒子,里头塞满了银针。她为南宫泽扎了几下,南宫泽的气色就变得好看许多。

陆龙泉诧异,没想到南宫泽的夫人竟然真的会医术!

“你们先回去。”南宫泽说,“我的人可能很快就要到了,他们中不全是我的人马。”

事实上南宫泽怀疑手下人增援迟到,也许就是付仁宗搞的鬼。

陆龙泉道:“可是我们怎么联系?少将军若和朝廷的人接上头,还能来找我们吗?”

“我自有办法。”南宫泽攥拳道,“你放心,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不会轻饶了付仁宗!”

“是,少将军!”陆龙泉又恭敬地冲他行了一礼,然后去召集他的手下,预备收兵。

陆仲的父亲都对南宫泽这么恭敬,陆仲当然不好露出什么不满,只是他在收兵时,瞧见了那被五花大绑慌张害怕的翠凤。

翠凤将陆龙泉和南宫泽的对话从头听到尾,开始得知他们是熟识的,以为自己得救了,她还很高兴,结果没想到南宫泽竟然就是当朝大将军!更没想到老将军是被当今皇帝给害死的!这么机密的事情,她知道了还能活吗?

眼见着陆仲注意到了她,她立刻露出了哀求的眼神。

“爹。”陆仲请示陆龙泉,“这个女的怎么办?”

陆龙泉当了多年的匪首,当然不会怜香惜玉:“背主之人,死不足惜!”

陆仲就道:“杀!”

翠凤刚欲开口大喊,一小卒手起刀落,翠凤的头就被砍了下来。

第七十五章 反心

陆龙泉等人终于都散去了。

又过了一刻多钟,南宫泽的军队终于到了。

离南宫泽规定的会和时间,他们迟了大概半个时辰。

南宫泽严厉地责问他们,他们却说:“对不起将军,行军途中忽遇圣旨,所以我们才耽搁了行程。”

“圣旨?”南宫泽问。

还真有人拿出了黄澄澄的圣旨,圣旨上说,让他们一切便宜行事,不要打着朝廷的名号,打草惊蛇。

南宫泽的心腹气愤地道:“将军本来只下令一队人马假装商队,另一队人大张旗鼓地进小镇吸引贼匪视线。结果副将硬说这是抗旨,若让皇上知道他们大摇大摆地公布身份他们吃罪不起。所以就都来了……”

南宫泽的心腹当然知道这样不妥,若就这么安排,南宫泽的计划恐怕还会起反效果。

所以迟的这半个时辰,除却接圣旨的时间,他们几乎都在扯皮。

如今眼见这一地的血,南宫泽身受重伤,他们新买的婢女还被贼匪给砍了。南宫泽的人终于站稳了道德高地,将其他人骂得狗血喷头。

副将目光闪烁地道:“延误了时机,还请大将军恕罪,只是抗旨是杀头的罪过,末将等人实在不敢擅作主张……”

“抗旨是杀头的罪过。”南宫泽道,“本将当然明白,不过,你是否忘了,违反军令,一样也是杀头的罪过?”

副将脸色一变,却说:“将军,军令和圣旨孰重孰轻?若让皇上知道您说这样的话,罪名可不轻啊。”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我下的军令在先,圣旨中也提到了便宜行事。”南宫泽冷笑道,“皇上那里我自会去呈情,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副将大惊失色:“将军,您不能这样对我,这是皇上的意——”

“皇上的意思难道是让你害死我吗?”南宫泽反问。

副将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既然不是,那么违反军令者斩!”

几个人按住了那副将,当场就把他的头给砍了下来。

九倾别过头去,不想多看这血腥的场面。

那副将的人跪了一地,向南宫泽求饶。

“求将军饶命,都是陈副将的主意,与我们无关啊!”

“求将军饶命!”

“求将军饶命啊!”

南宫泽冷眼看着他们求饶,目中流露出了杀意。

他的心腹低声道:“将军,他们的确只是听命行事,若严刑惩戒,恐怕不利于稳定军心。”

九倾也道:“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利,你放了他们,他们会对你忠心的。”

南宫泽便强把蓬勃的杀意给压了下去。“把这副将的头颅,还有那奴婢的头颅,都用石灰粉洒好,装进盒子里,送进京城。”

心腹吃惊道:“送进京城做什么?”

南宫泽寒声道:“当然是向皇上请罪!”

他要先发制人,先给皇帝扣一个帽子,有本事皇帝就罚他!原本他就已下了军令,皇帝的人延误了半个时辰,导致他们三人一死一重伤。付仁宗只要敢发作,他就把此事传遍大江南北,把付仁宗最爱的名声败得干干净净!

心腹察觉南宫泽心情不好,把头呈给付仁宗,不像请罪倒像是恐吓,不过他一句话也没多说,只问:“那这些人呢?”

南宫泽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一人二十军棍!”

底下人忙道:“谢将军体恤!”

心腹就让人把他们都拖下去,重打二十军棍。

耳边传来了受罚者的惨叫声,一声声的,不绝于耳。

南宫泽闭目,心中的杀意却越来越浓!他知道自己是借题发挥,可是现在,他却有屠尽一切的欲望!

九倾忽然握住了他的手:“爷,你的手一直在发抖。”

南宫泽睁开眼,看着自己的手说:“是吗?”

九倾道:“你现在才受了重伤,不论如何,都得宽心。”

南宫泽冷笑:“宽心,我又如何宽心得了?”

九倾犹豫了一下,说:“只是伤势不宜动怒,有什么都等你伤好了再说吧。”

南宫泽心头一动,瞧见九倾满脸关心,原本几乎因愤怒而沸腾的血液就慢慢冷却了下来。

“杀父之仇,我一定会报。”他说,“付仁宗不值得任何人为他忠心!”

九倾问:“爷想怎么做?”

她想到陆龙泉这些年的做法,不由心惊,他们已被仇恨蒙蔽了眼了,如若南宫泽像他们一样激进,简直是送上门去让付仁宗和董梦琪虐。

“先把这些人安顿好吧。”南宫泽眯起眼,俊美的面庞上突显阴鸷,“让他们韬光养晦,修养声息,就在此地,慢慢发展壮大!”

九倾的心口怦怦直跳,她忍不住去看了一眼四周,大部队离他们都很远,而南宫泽的心腹虽然站得近,却是安分地垂着眼,眼观鼻鼻观心,好像没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一样。

“你,你是想造反吗?”她低声问,“这可不是小事!”

付仁宗虽然昏庸,可底下还没到民不聊生的地步,自古在太平年代造反就没几个成功的。而且一旦造反,南宫家世代忠义的名声就也没了。

“你认为我该怎么做?”南宫泽不答反道。

九倾无言,若不造反,付仁宗身边那么多人保护,他又如何在杀了付仁宗的情况下全身而退?给付仁宗下毒是不可能的,皇帝身边都有试吃的太监,就算银针检测不出来,可是太监却比任何银针都要管用。

南宫泽却反握住她的手,道:“你放心,我只是说说罢了。”

九倾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她知道他不只是说说,想必等他们回京之后,一切都要变了。

很快,底下人就把那两颗头颅处理好了。

南宫泽当场要了纸笔,凤飞凤舞,写了一封信,让人把这封信连带装着头颅的盒子一起送进京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