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三界平诸神,纵使天地亦作臣

血染三界平诸神,纵使天地亦作臣

作者:夏末微凉 分类:奇幻玄幻 字数:2923字 更新时间:2020-02-25 13:54:04

天空中,昏暗的太阳正挥发着它的最后一丝光彩。空气中,弥漫着浓郁到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原本干涸枯竭的大地,却被无数的鲜血浸染。枯黄的大地,竟被鲜血染成了紫黑色。你们见过紫黑色的血吗?那不知多少生灵的鲜血,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这片土地。在之前的血液还未完全凝固之前,新的血液便再次覆盖在这片黄土之上。

是怎样的日积月累,才能变成成这幅样子。

放眼望去,紫黑色大地上,还耸立着一座奇异的山。

那是一座,由尸体构成的高山。

山脚下那浓郁的血红,是用鲜血构成的湖泊。

在那片由鲜血构成的湖泊里,傲然站立着一个坚毅的背影。

身后,是尸山。脚下,是血海。

鲜血不停在他脸的上干涸,脱落。这猩红的液体染红了他的头发,也染红了他的羽铠。

原本寂静的大地,突然传来了剧烈的震感。

面前,再一次涌来了铺天盖地的敌人。

他对此,只是给予冷冷一瞥。

他缓慢的,举起了手中不知葬送多少生灵的剑。

他战斗,每一次挥动武器,都成为一条生命的终结。

他冷漠,喷溅的鲜血将他的双眼染红。他没有眨眼,任凭鲜血在眼角汇聚,再滴落在紫黑色的大地上。

他嗤笑,明知道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却依旧单刀赴会。

他的身后传来异响,新的敌人爬过了尸山,趟过了血海。铺天盖地的敌人,如同无尽的潮水般将他紧紧包围。

他闭眼,仿佛汪洋中的一叶扁舟。

他抬手,掀起一场场腥风血雨。

空中,下起了红色的雨。残阳也似耗尽了最后一丝光芒般,被云雾遮挡。

他仅凭一柄长剑支撑着身体,坎坎站立。

原本如同潮水般的敌人,却没了刚开始的汹涌。

不管看起来如何虚弱,始终没有人敢靠近他身周十米之内。那就是,他们与死亡,最后的距离。

他笑:“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输吗?那是因为,你们连战斗的勇气都失去了。”

他缓缓站起,虽气息微弱,仍旧无人敢上再前一步。

他挺直腰杆,就像一尊无法战胜的战神。

“咣当!”不知是谁先丢下武器,铁质的武器掉落在紫黑色大地的碰撞声,在此时此刻是多么的刺耳。

“咣当!咣当!咣当!”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人丢下武器。他们的眼中充满了恐惧,残余的理智让他们开始颤抖着后退。

他不屑:“如果连战斗勇气都没有,就赶紧滚吧。失去勇气的战士,和废物没有任何区别。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他们虽然都死了,但我敬他们是英雄。连武器都可以丢弃的废物,不值得我再动手。”

残余的敌军一哄而散,宛如逃命的鸟雀,顷刻间消失不见。

只余下了两个脸色十分精彩的人,与他对视。

其中的白衣男子轻轻挥动羽扇,看起来十分从容。只是,从发白的指节可以看出,他所带来的恐惧已经开始侵占他的内心。

“我终究……还是算错了吗……如今只落了个满盘皆输的下场。难道……这真是天意?”白衣男子轻叹道,言语中满是悲伤。

“什么狗屁天意!老子从来都不相信这玩意儿。他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干脆让老子再去补他一斧子!看他还死不死!”另一个坦胸露乳,犹如黑塔一般的黑衣男子爆了句粗口,拿起斧头骂骂咧咧的就准备上前。

“不要轻易靠近,要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白衣男子见状赶紧出手阻拦。

“老子管他什么骆驼什么马,都是一斧子的事情。”虽然嘴上那么说,但想起之前极其震撼的一幕,黑衣男子还是止住了脚步。

“呵……不愧是神魔两族的族长,真是好手段。”他直视着眼前的两人,眼中的傲气,却不见缩减半分。

白衣男子苦笑一声道:“没想到,以人类之躯却能有如此造化,真不愧是说出‘纵使天地亦作臣’的狂武帝。在下自负足智多谋,却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虽然老子敬你是条汉子,但是你那狂傲的性子,却让老子很不爽啊。”黑衣男子略微收了一下杀意,却还是满口粗话。

“呵……两位妙赞了……”他冷漠的笑像是全然不在乎,仿佛面前不是两个要至他于死地的敌人。

此时的对话,却像是朋友聚会一般。三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搭着,完全没有要打起来的样子。但是白衣男子逐渐握紧扇子的左手,却像是预告着什么。

忽然,白衣男子话风一转。道:“事已至此,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傲兄,恕在下得罪了。”手中的羽扇闪出一道寒冷的光。

“吃老子一斧!”黑衣男子也在同时挥出了手中的巨斧,袭向了看似岌岌可危的他。

“天真……”只见他身形一闪,白衣男子与黑衣男子同时倒下,猩红的血液再次溅射在大地上。他们手中的兵刃,伴随着鲜血的溅射碎裂了。一同破碎的,还有他手中那不知陪伴了他多少岁月的剑。

他轰然跪倒在地,看着手中的断剑。发出了沙哑而又干涩的笑声,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声。他凭借着右手残剑支撑身体,努力让自己站立。左手从紫黑色的大地上拾起了一杆长枪,他将枪头插入脊背,将枪杆深深的插入地面。

已经濒临极限的他,靠着枪杆的力量站在了地面上。

“我今生!无愧于心!”他举起了断剑,对准了自己的心脏。他的脸上没有半分遗憾与恐惧,有的只有无尽的狂傲。

“果然,直到最后。有能力杀死我的人,还是只有我自己而已!哈哈哈哈哈!”他笑,狂傲不羁的笑声回荡与天地之间。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将自己的心脏贯穿。碎裂的剑,在刺入他心脏的那一刻发出了悲鸣。

“如有来生!我亦为主宰!”他闭上双眼,脸上的狂傲之色依旧不减。这片天地间,只有他一人还傲立着。哪怕已经死去,哪怕身体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温度。他,依旧傲立在天地之间。他的名字,此刻响彻云霄……

PS:经典语录

命运?你跟我讲命运?行行行,那你说吧,虽然我从来不信那个东西。

我不需要一个行尸走肉的侍卫,我只需要一个生死与共的兄弟。

喂!那边的小子!抬起你的头,给我站好了!你没有比任何人差,如果没有了勇气与尊严,你就和蝼蚁没什么区别。

嘿,有兴趣和我一起干点大事吗?比如——征服这片天地。

至今为止,我还没有请求过任何人,也没有向任何人下跪过。但是,这一次,我请求你救救我的兄弟。

如果无法战胜过去的自己,那就超越过去的自己!

我说过!除非白骨黄土,守你百岁无忧。还不快去疗伤!这千军万马,就由我替你抗下。

天道?哈哈哈哈哈!既然天道绝我,逆了这天又何妨?血染三界平诸神,纵使天地亦作臣!

我说过,我决不允许我的兄弟受欺负。但是,如果有人在我面前随意践踏他人的尊严。哪怕是兄弟,我也绝不留情。

杀你便是杀你,难道还要选个良辰吉日吗?

我也曾经问过自己,我到底是谁。我是将军,还是士兵。是学生,还是老师。是正义,还是邪恶。我给出的答案是,这些,全部都是我。

我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是,对不起了。我会让你们好好活下去的,一定。

喂喂喂!你那不信任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很伤人的!

不不不……你会意错了,我刚刚说错了。说你是狗,还侮辱了狗这种忠诚的动物呢。这样肆意践踏他人尊严的玩意儿,不配活在世界上。

江山?哈哈哈哈哈!这一方江山送你又何妨?不过,记住我现在说的话。我若不死,尔等终究是臣。

PS:小剧场

“祭我年少轻狂,曾毁情爱一场。”

“所以这就是你拆散我和苏苏的理由?!信不信我打死你?”

“我这属于好心办坏事。而且,说真的。你打不死我,最多打半死。”

“你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的厚……我看……都堪比城墙拐角了……”

“多谢夸奖。”

“我不是在夸你啊!”

“我知道,我只是在逗你。”

“天啊!谁来收走这个妖孽啊啊啊!”

“天还奈何不了我。”

“我!@#*¥……%&#%……&¥#@#……”

“冷静,都出乱码了。”

“啊!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来人,给副帅扎一针。”

“不用!我好了!啊哈哈哈……”

“还等彩蛋呢?没了,回去吧。”

“喂!不要瞬间出戏啊!”

作者寄语:
夏末微凉

这是一个奇葩的作者,不要太期待更新,因为咕咕咕是常态。而且这是一章完结哦。

2020-02-25 13:54:0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书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900 +
保存设置
取消
书架
打赏
投票